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谍报风云

谍报风云

谍报风云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05 16:35

评语:作者笔下营造出的一幕又一幕的精彩画面,让人充分享受到一种极限阅读的快感。真的是令人如痴如醉,大力强推哦!

标签:
《谍报风云》是马文最新着作的军事小说,主角马悦君,曹如红小说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他被逮捕后中了敌人的套圈,在昏睡中,把日女当成了自己心爱的红娘而发生了关系,清醒后与敌人生死搏斗。她为地下工作做出了贡献,但误解了爱她的中国司令员,自杀前仍念念不忘她的第二故乡中国……“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当爱国成为信仰,我愿意抛下一切奔赴战场。

精彩章节

天空还笼罩在淡黑色的云雾中,东方地平线已泛出一丝鱼肚白。红光越来越亮,最后太阳终于冲破云霞。

一连几天,李二毛都劝高飞娘想开些,不要拿鸡蛋往石头上撞。还是老老实实劝自己的儿子投诚,但都被老人怒骂一顿。老人想:“现在是牵线人物在牵着木偶表演,但幕后人终会憋不住,要露脸的,自己要做好准备,和那个真正的罪魁祸首做斗争。”

李二毛说:“你儿子高飞已同意,和我们见面,谈判释放你的条件。你有什么话,需要*们传达的,就告诉我,我们会如实地告诉你儿子。当然啦,你如果信不过我们,就写封信,让我们转交也可以。”

高飞娘虽然无动于色,但心里却泛起波澜,他知道儿子的脾气,他是个非常孝敬的人,为了救出她,很有可能和敌人谈判。这样就会上了敌人的当。自己是个视死如归的人,死亡对她这个老婆子来说来,微不足道。但儿子很可能一时冲动,和敌人谈条件。怎样才能向儿子表示自己的决心呢?现在和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写信倒不失是一种好办法,但自己写些抗日的话,敌人是不会交给儿子的。如何委婉地向儿子说明,她的心里反复进行了掂量,但是说还是比不说强,从小相处的儿子应该会理解自己的心情的。想到此,他对站在身旁的李二毛说:“你们不是希望我写封信吗?拿笔和纸来。”

李二毛爽快地说:“好哩。”他命令手下马上送来笔和纸。

老人家俯案挥笔,虽然她勉强能写些字,有些不会写的字用记号代替,但儿子是会看懂的。她写到:“我儿高飞,你不要太牵挂我了。你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现在决不能变化。我已老了,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就放心吧。如果换了你们年轻人,那就不一定了。你要坚持住,决不可动摇,否则会有更大的祸害,你明白吗?我对你们的心永远不会变,你们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们有什么不妥的行动,就会伤了娘的心,还不如让娘死去,知道吗?你千万要理解娘的心情。”写完后,又按老习惯莶上名字。当然,那不过只有儿子能看懂的记号。她把它折迭好,交给了李二毛,心想:“即使敌人不交给儿子,信的内容也无大碍,万一能交给儿子,会使儿子坚定信心,不至做出卤莽行动。”

李二毛喜滋滋地拿给山本看。山本把技术人员喊来说:“摹仿这个字迹写一封母亲规劝儿子救他的信,你如果说她已经归顺我们,他肯定不会相信。但如果你说儿子要想搭救他,就拿自己来交换,或许他会相信的。”技术人员点头出去。

没几天,游击队收到高保长交来的一封信。是高飞妈写给高飞的一封信。语气情深意重,一再嘱咐高飞要想法救她,否则日本人准备对她下毒手。日本人说叫她拿儿子交换娘,娘坚决不同意,因为现在儿子的命比娘的命贵重得多,但儿子一定要想法子救娘,否则,娘一天也活不下去了。高飞看了信,泪流满面。泪水象断线的珍珠,顺着面颊,流过他那**的鼻子,流过他那棱角分明的嘴唇,苦涩地落在心中。他咽下的不是泪水,而是痛苦和哀伤。他仰天长呼:“娘啊,你在哪里呀,你能听见儿子的呼唤吗?娘啊,你知道,儿子离了你,此时此刻是多么痛苦吗?”

不太懂事的瘦小的侄女一个劲催促他:“叔,咋办呀,你快想办法,奶奶实在受不了了。”

这封信在游击队营地炸开了锅。纷纷请战,要救出高大娘。

高飞含着眼泪,拿着信,翻来覆去地看,信的确是母亲写的,没看出啥破绽。从口气来说,也不像敌人逼迫的。既然敌人提出可以拿自己交换,自己甘心请愿。于是他找到刘司令提出自己的想法。但刘司令坚决不同意,他说这很可能是敌人的阴谋,不仅救不了高大娘,很可能连高飞的命也搭进去。他已经向党组织汇报,由沙市地下党先摸清老人的情况,再想个比较稳妥的办法救出老人。

大家认为这个办法可行,但敌人并不认识高飞,都提出由自己代替高飞替换老人。尤其是赛云长最积极,他说,自己只要刮掉胡子,和高队长有几分相似, 敌人是认不出来的,自己去换回老人,再想法越狱。即使牺牲了也值得。但高飞坚决不同意,那样做,娘知道了,会骂死自己的。

上级通知:司令员和高队长到军区开一个紧急会议。他们安排队里由曹如兰和王云飞暂时主持工作。然后二人骑马带着警卫员就出发了。

游击队一连收到高大娘两封信,说如果再不救她,敌人要对她下毒手。这一下,大家更着急了,围着蝙蝠侠和赛云长嚷个不停。说叫你们主持工作,你们就有责任救老人。赛云长仍然主张由他代替高飞换回老人。蝙蝠侠说请示一下刘司令员,但大家说,高飞知道了,决不会同意。不如趁他们不在家,按这个办法行动。如果等司令员回来了,就办不成了。赛云长更是积极,他大叫:“如兰,大娘在那个地方呆一天,就有一分生命危险,难道你不着急吗?”大家也纷纷提出要求,由自己换回老人,蝙蝠侠只好同意了这个办法。

于是由高保长给敌人捎信,同意换人。并约好了日期、地点和办法。

到了约定的日期,赛云长刮去了三绺长须,猛一看,的确和高飞有几分相似。然后由神枪手王丹凤、蝙蝠侠陪同到约定的地点。其他人埋伏到附近,一旦敌人变脸,就强行把人抢回来。

到达约定地点后,敌人果然也到了。由日本人和特务押着老人走过来。高飞娘听说大惊失色,她责骂儿子不听话,不该做这种卤莽行动。自己即使被救,也不会原谅儿子。他身上担着那么大的责任,竟然不顾革命利益和生命危险,冒险救她,还像他的儿子吗?

敌人架着机枪对着换人的地点,双方剑拔怒张,都做好了战斗准备。李二毛站出来喊话:“高队长,我们说话算话,决不食言,只要你过来,我们就放了老太太。老太太和你同时往中间走,各到自己一方,你看如何?”

赛云长大声说:“我可以过去,但你们决不可背信弃义,做出令人不耻的举动,否则我们决不会饶恕你们。你们要按约定,由李队长带着老人过来。否则,我决不会过去的。”

李二毛说:“那是当然的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会陪同老太太过去的。走到中间,我带着高队长过来,你们带着老太太过去,怎么样?”

按照约定,双方对空鸣枪,同时由其他人陪同假高飞向中间走去,由李二毛陪同老人也向中间走去。空气非常紧张,都怕对方有诈。神枪手王丹风把准星对准李二毛,只要对方有异常行动,他就会一枪把对方击毙。走到中间,高飞娘本想狠狠的给儿子一巴掌,但她一看顿时呆住了。过来的不是儿子。赛云长怕露出马脚,忙喊了声:“娘!儿子对不起你了。儿子过去后,会保重自己的。你放心吧,不要为儿子担心。”

敌人得意忘形,以为抓住了高飞。立即带着赛云长走了。高飞娘也被带回营地。当她知道真像后,一方面为大家的举动感谢,一方面又埋怨这么做太不应该了。儿子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既然已经成为事实,现在的关健是如何想法救出赛云飞,大家又陷入另一种困境。

山本作战室里。

山本坐在大圈椅上,得意忘形地翘着二郎腿,说:“把高队长请过来。”

鬼子兵押着气宇轩昂的赛云长走进来。

山本笑容满面地说:“高队长,你的,大大的英雄。拿你们的话,你的名子如雷贯耳,见到你,真是三生有幸。我俩虽然不曾谋面,但在战场上打过交道,我佩服你的足智多谋。”

赛云长怒吼道:“要杀要刮,听便!少罗索!”

山本伸出大拇指说:“好,好,我就喜欢你这种硬汉子,我也是日本的英雄,咱们交个朋友吧。”

赛云长冷冷地说:“我不会和侵略者交朋友。”

山本说:“我们不是侵略,我们和贵国是合作。我们共同和压迫你们多年的西方做斗争。我们的目的是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共同为我们亚洲的自由和幸福而奋斗。”

赛云长愤怒地说:“放屁!你们是为谁的自由和幸福而奋斗?你们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像一群没有人性的野兽一样,却大讲什么自由幸福,鬼才会相信。”

山本听了,七窍冒火,他大叫道:“你的,死啦死啦的!”又一想,自己在和游击队的头头打交道,要想法征服他的灵魂,使他为我所用。因此马上又变成笑脸,无可奈何地说:“我还以为你这个队长是个有涵养的人,没想到这么粗鲁。不过皇军是有耐心的。只要你弃暗投明,归顺皇军,金钱美女大大的有。如果你能把你们的军事行动告诉我,我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福贵。否则,我会叫你从这个世界消失。中国人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好好想想吧,我有耐心等你。”

赛云长冷笑一声说:“作你的白日梦去吧,想叫老子投降没门,要杀要剐,不必多言!”

山本如遇到其他人,恐怕早就拔出他的东洋刀,把他劈成两半。但这个人利用价值太大了,他幻想着将他收伏身边,替他卖命效力。起码,若能从他嘴里能掏出情报,为消灭游击队提供帮助。因此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和风细语和他说话。没想到他如此坚贞不屈,根本不听自己说话。使他一头怒火,但又不愿发脾气。真是骑虎难下,这个人一点也不给自己面子。他突然想到一条计,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要叫日本的最好的美人制服他。

赛云长被押进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里面有chuang、桌子、沙发。他躺在chuang上难以入睡,心里不住想:“敌人在耍什么花招?老子是软硬不吃,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深夜,万籁俱寂。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莺声燕语般地**声:“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话音刚落,走进一个绝美佳人,貌若天仙,那女子袅袅娜娜,周身香气扑人。进屋就说:“哟,我的大英雄,本小姐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了,真是如愿以赏。”

赛云长把头一扭,不去看她。

女子笑道:“我也是中国人,最佩服咱们的硬汉子,叫日本人看看,中国不光有李二毛那样的小人,更有像你这样的人。真让我们中国人为之自豪。”

赛云长心里一震,心想:“看她还说些什么?”

女子仍然笑逐言开:“妹妹对哥哥向往已久,在这美好的夜晚,我们终于见面了。好不容易见面,哥哥怎么不理妹妹。日本人得罪了你,难道妹妹也得罪了你。”

赛云长硬声硬气地说:“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来?”

女子小嘴一抿笑道:“我也是被日本人抓来的,就在你的隔壁,听说游击队队长高飞关在这里,就买通看守,走了进来。怎么?你对妹妹还怀疑吗?”

赛云长不耐烦地说:“大黑天的,男女在一起,很不合适,有什么话你就说,没有事你快走,我要睡了。”

女子居然#一扭,坐到他chuang上,叹口气说:“日本人占领了中国,我也是忧国忧民,但是有什么法子呢?小女子现在已看破红尘,认为人生苦短,心魔即魔,心佛即佛,还是活一天乐一天吧。何必自己折磨自己。外面是明月当空,多么美好的世界呀,大好时光我们不能白白浪费。”她把纤纤玉手伸向赛云长的**。赛云长像触电似的,从chuang上蹦下来。用手向门外一指大喝一声:“滚!我知道你是鬼子派过来的,你看错人了,老子不吃这一套!”

那女子眼含热泪,仍不死心地说:“哥哥就这么狠心吗?你要知道,我回去,还会受日本人的糟蹋,难道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吗?哪怕叫我在这里住一晚上,小女子就去跳河死了也心满意足了。”说完,眼泪汪汪,娇不可奈。

赛云长铁了心肠,不容分说地叫道:“你去为你的主子服务去吧,老子这里不需要。”

女子哭哭涕涕走了出去。

展开内容+
close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