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十字路口Ⅰ 金色季节

十字路口Ⅰ 金色季节

十字路口Ⅰ 金色季节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0-31 12:11

评语:《十字路口Ⅰ 金色季节》一部很好的小说,小说题材新颖,文风细腻,艺术感染力强,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标签: 都市异能 婚恋
十字路口Ⅰ金色季节是邓旭写的一部短篇小说,十字路口Ⅰ金色季节最新章节、十字路口Ⅰ金色季节小说全集,十字路口Ⅰ金色季节全文阅读体验尽在笑翻你小说网大全,我和艾羽总算是步入了观赛厅,里面挺空的,位置只坐了一半。果然,这种不正式又比较无聊的比赛还是没多少人来看的。“怎么会那么少人啊。”艾羽指着那一排排空荡荡的座位。“很正常,因为没有人会花钱来看这些不成熟的作品。”是啊,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太正常不...。

精彩章节

我和艾羽总算是步入了观赛厅,里面挺空的,位置只坐了一半。果然,这种不正式又比较无聊的比赛还是没多少人来看的。“怎么会那么少人啊。”艾羽指着那一排排空荡荡的座位。“很正常,因为没有人会花钱来看这些不成熟的作品。”是啊,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我和艾羽的位置在第二排的座位上,除开第一排的评委我和艾羽就是离作品最近的了。要是各种名家之间的比赛,只要是能入场来看的话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同时这一次参赛的人倒不少,他们都在为作品的草稿,预调颜料,想象作品,钉油画布一样都不能少,这也是最基本的。“艾羽,参赛者的名单么?”“有哦,我刚才在入场口拿了一份参赛选手的名单。”艾羽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选手名单。我接过参赛者名单,翻了翻。原来,那个女孩叫苏沐,她的号码是4号。咦?我在名单上看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名字。竟然是她!她也来参加这种小型比赛了么?难道她现在连这种比赛都要凑热闹。我的视线停在了9号,因为有她在的话,苏沐应该没有几率获胜。比赛总算是开始了,因为这种比赛都会让选手带好草稿,宣布开始之后就开始上色。不过草稿考的是素描,也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功。从现在开始全场寂静,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就算是要交谈也应该小声地交谈,毕竟创作就是要安静。我的视线始终停在苏沐那里,因为她依旧在调色,没有任何动笔的意思。她竟然不知道预先调色么?这种限时的比赛这些准备都是必须的,她不会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吧。不然的话很可能时间不够的,这种比赛也不正规因为颜料在那么短时间根本干不了。如果在颜料没干之前就判断作品的话,实在是太草率了。艾羽靠近我的耳朵小声地说道。“哥,你看那个9号是不是白雪姐。”我点了点头。白雪可是油画的天才,现在她应该已经获得了去纸鹞学院的机会。纸鹞学院是全部学习绘画的向往,简直就是艺术的天堂。不过这个学校对学生很严格,去年加上特招生一共录取了300多个学生,一年不到竟然开除了150多个。虽然都是人人向往的学院,但不是任何人都能在那里存活下来的。她要画的应该是《呐喊》,看着她手上的调色,应该错不了。呐喊的理解有很多,应该说是因人而异。我的理解大概就是:在某一天傍晚,“我”和几个朋友外出散步。太阳突然间就下山了,在天边形成了夕阳。这时天空变得血一般的红,红的令人感到不详的噩兆。画中的灰蓝色海峡和荒凉的小镇上方的天空,“我”仿佛看见了来自地狱的亮光甚至听见了来自地狱的哀嚎。“我”的朋友统统都跟着亮光走了过去,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那条看不见头和尾的公路。“我”在不知所措的恐惧中开始发抖起来,似乎感到小镇中中传来一声来自地狱的尖叫。于是“我”就画了这幅画,这幅最能表达“我”当时感情的画,并且把天空中的云画的像血一样的鲜红。《呐喊》中的人物身形和脸就和骷髅一样,他用自己那骨头般的双手捂着耳朵,站在一条看不见头尾的路上,阴森又冷清。这个时候他似乎受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吓而癫狂地大声狂吼着,仿佛自己已经深陷地狱。蒙克把鲜红、蔚蓝、浅绿、深绿、棕褐等等的色线,再加上用笔细细构成鲜红的天空形象。这些不仅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染上了肮脏的污渍,而且污渍就和蠕动的虫子一般,恶心至极。但同时那个“污渍”却是整部作品的画龙点睛之笔。而且可以给鉴赏者一种说不出的不安的感觉,让人心慌。这种不安感非常的奇妙,就好像自己深陷地狱一般。这种景象只有噩梦甚至是只有神话中才存在的地狱里面才有机会看见,它象征着一个世纪的末期又或者是一个时代的末日。同时这就是那个时代人们的心理以及感受。白雪的临摹在这幅画上和艺术大师蒙克所用的色彩和自然的色彩依旧是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联系。再加上那蔚蓝色的水,棕褐的地,油绿的树以及血红的天空,都被寒紫的笔画的非常夸张而且赋有一种很奇妙的表现性,同时寒紫的这种做法并让这幅绝世佳作完全失去其色彩的真实性反而让这幅画有了一丝童话的味道。不过,这样的童话不美,因为我们所知的童话结局都是美好的,这样的色彩表现总会让人浮想连片,引出鉴赏者对未来的看法。《呐喊》全画的色彩是郁闷的,而且那浓重的鲜血色的天空和云朵悬浮在那昏暗的地平线上空,给人以不好甚至是厄运的预感,以及重重的世界末日的既视感。油画上的海面阴暗处的紫色相冲突着;这一紫色因伸向深处而显得阴沉起来。同样的紫色,重复出现在站在那条不见头尾的公路的孤独者的衣服上,但是他的手和头还有身体却留在了苍白、惨淡的棕灰色中。那条不知名的公路似乎通往着地狱。这就是这位艺术大师蒙克一生的思想,同时也暗示着人类的去向。对所有的生理状态和生理情绪都做了充足的表达,例如:生、死、爱、焦虑、苦恼、彷徨、张狂等。与此同时这幅画的色彩相当难把控,但是在寒紫的手中显得游刃有余,没有任何一处的失误。白雪的作品可以用“天衣无缝”这四个字来形容:传说中天女的衣裳没有任何链接的缝隙,因为它存在的本身就是完美的,就和这幅没有任何瑕疵的画一样,这大概就是赝品中的真货。她真是了不起……短短几年就有了飞跃性的提升。并且在这种比赛中临摹一些名作是有加分的,临摹的越像分数也就越高。不少的人已经发出了惊叹了,就连评委都已经开始议论这个女孩了。果然你还是你,依旧是那么的出众。我把目光放回了4号。什么?她画的是!“这幅不是那个艾慕儿的作品么?那个四号真的能画好么?”“是啊,这幅画可是现代艺术大师艾慕儿的作品啊,她真的能画好么?这幅画对色彩的把控比呐喊更为难。”已经有不少人在讨论苏沐了,因为作品足够精彩,不少人都压抑不住自身的激动了,本应该不能说话的比赛被搞得像展览会一样。不过她真的可以画好么?画好,妈妈的作品。......苏沐现在画着的这幅画牵起了我过去的记忆。在我们小的时候都觉得父母无所不能就好像全知全能的神一样,总会习惯性的依赖父母、学习父母。那时候的我对绘画依旧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有一天我不小心闯入妈妈的画室,看着妈妈绘画的表情和动作瞬间就被吸引住了。那时候的妈妈的表情很开心,甚至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那种喜悦感浮现在脸上。“妈妈,妈妈。你教我画画好不好?”我用那晶莹剔透的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在画架前的妈妈。妈妈轻轻地把画笔放了下来。“为什么艾翼要妈妈教呢?”“因为妈妈画画很厉害!”妈妈将我抱了起来,为难地说:“但是,妈妈现在没教过任何一个学生哦。要不……让黑子阿姨教你吧,爸爸画画也很厉害的。”“不!不嘛!我就要你教。”最终妈妈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于是,我和妈妈就一起创作了一幅作品,一幅美丽,非常美丽的作品。那就是——《春天之梦》。当时我就定下了绘画这一梦想,而且我想要创作出一幅能感化别人心灵的,能让别人不再哭泣的,可以让所有人的笑起来的作品,而且能让人的病好起来的作品。不过,这样的作品怎么可能存在呢?就算存在,也不是凡人可以绘画出来的东西。想想。自己果然还是太愚蠢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不好,不好。不能发呆了看比赛!看比赛!艾羽的头靠到了我的肩膀,果然已经睡着了。真是的,这么小众的比赛都能这么精彩。艾羽竟然看比赛都能睡着。不过,对于没有任何基础的艾羽来说这一切都是一幅画而已。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和作者灵魂沟通的一次机会。可是苏沐的春天之梦中出现了不该有的色彩,毫无疑问这是要扣分的。不过这个不该有的颜色真的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不该有的色彩,在油画纸上绽放。如同花儿一般,带来春天的味道与梦想。苏沐的眼神中充满了信心!原来是这样......这不该有的色彩原来是这样的,看来这个叫苏沐的女孩不简单。苏沐是想自己的风格与写真油画融合在一起,但是......这种强行把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油画融合在一起,简直就是胡来。就算是顶尖的艺术大师也要用相当长的时间去尝试,去钻研。将《春天之梦》在由淡紫、微红、蓝灰和橙黄等色组成的色调中,一轮生机勃勃的森林拖着湖水中一缕橙黄色的波光,波光**着,微风拂过莲花,那嫩嫩的花蕊在微风中摆动实在是惹人讨喜,太阳在这些景物的衬托下冉冉升起。湖水、天空、小船,房屋,石桥,莲花以及云朵在轻快的笔调中,交错渗透,浑然一体,难以分割。缺少哪一个都不能完美的表达那种意境,当然多了也不行。近湖中的三只小帆船行驶在莲花池中,在那森林中薄雾里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在湖对面的青葱的树木,玲珑小屋,青苔石桥,扬帆小船等也都在画中的晨曦中朦胧隐现……这显示了春天的生命力,以及对未来对生命的热爱。这也是妈妈去世前的作品,也就是绝笔。这就是妈妈的思想,那种对命运的不服气,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大自然的向往统统表达在纸上。苏沐画的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一位画家从一个窗口看出去画成的。而且苏沐用了如此大胆的“零乱”的笔触来展示森林中雾气交 融的景象。虽然很漂亮,也很罕见。但是这种比赛上一般是不会有高分的,因为这种比赛分为评委先评分然后再让观众发言,然后进行投票选出最好的作品。虽然评分很重要但是这种比赛评分最高的往往不是被评为最好的,因为不是人人都能体会那种意境。就像书一样,100个人看一本书就会有100种理解,就算其中有相似的但是也绝不会一样。这就是这种比赛的弊端,因为我们都不是达·芬奇,评委们才不会去看将名作创新的作品,这种做法反而在他们眼中失忆过无用而且要扣分的行为。就好像名人写错字就是装假字而我们写错只有扣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而且这个《春天之梦》比我和妈妈一起创造的相比没有一丝春天的感觉,反而像是夏天和秋天的交接的季节。不过她选的色彩很特别但是很有味道。最终比赛总算是迎来了尾声,不出所料,白雪的作品被三个评委统统给了10分,但是苏木这边总计只有12分,而且是全场中倒数的。其实我觉得这种评判非常不合理。艾羽被场内的喧哗声给吵醒了,然后伸了伸懒腰,她的口水流了我一肩膀。虽然是这样我也不忍心叫醒她。艾羽迷迷糊糊地问道:“结束了么?”看到她这个动作和神情我笑了笑。“快了。”“是么?那我再睡一会。”艾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嗯。”刚说完艾羽又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主持人在台上拿着话筒说道:“这次比赛不仅要听评委的意见还要听嘉宾的意见,然后在以投票的形式选出优胜者。想要发言的嘉宾请你们站起来随后会有话筒给你们。”一位观众站了起来,是一个有点微微发胖的中年人,他接过话筒一本正经地说:“我认为9号是最优秀的,不论在色彩的处理上还是临摹的相似度,相比4号那失败的临摹作品来说简直就算一个天一个地。不好意思,我这个就是说话有点直,希望4号不要介意。”这个人的做法还要别人不要介意,否定别人的作品就是一种对创作者最大的伤害,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打了你一巴掌然后说不好意思。而且,他只是看见了表面上的东西,根本没有看透苏沐的画。我看着苏沐低下去的头,我涌出了要帮助她的想法。可是该怎么帮?难道也是靠发言么?不行,不行,太难为情了。这个时候又有一位嘉宾站了起来,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提了提自己的眼镜。“我挺赞同之前那位的说法的,我认为7号的作品也很有艺术特色,并且这种原 创作品更加有味道,有让人在银河中漫步的感觉。所以我觉得这种作品不应该比9号的差。而4号的作品就真的有些奇怪,因为《春天之梦》充满了活力但是这幅作品没有一丝活力的表现。”她也是这样的么?不过,7号的作品也是非常独特的。7号的作品是原 创作品,而且是一幅星空图,月亮和星星交错着,而月亮更加明亮一看就是做了色彩处理的,这样体现出月明星稀,让人感到遗憾。同时又有一种在银河漫步的神奇的感觉,似乎有种势头要将别人吸入画中。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么?这根本就不是《春天之梦》而是以春天之梦为蓝本的繁衍作品。我发现苏沐依旧低着头,不过那滑落在的泪珠被我看见了。果然她很难过吧,这种比赛总是有很多弊端。我咬咬牙说道:“还是帮帮她吧。”可是艾羽还睡着觉呢,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叫醒了艾羽。艾羽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我说:“怎么了结束了么?”“马上就结束了!”我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一个人身上。说实话我好紧张啊。我接过了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深吸了一口气。“我认为4号的作品最具有艺术性。”话语刚落就有不少人带着嘲讽的神情看着我,苏沐猛然抬起头用那带着泪水的眼神看着我,同时白雪正在瞪着我呢。因为她知道我放弃了美术,但是现在出现在这里帮别人说话她一定有意见。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希望白雪她能原谅我。之前,那位微微发胖的中年人带着一种不屑的眼神大声地说道:“小朋友你懂什么叫艺术么?”“我请你等我把话说完再发言,这是对我起码的尊重。”“切!”那个人说完这个字之后,就撇过头去,似乎是不服气。真是的,这种人也配来鉴赏油画,简直就是一个俗人。“我觉得之前两位的发言很有问题。就好像两个外行人一样,根本无法体会作品的魅力。这样的人我认为真的不应该来这里发表言论的。”那个年轻的女孩和那个中年人非常不满地看着我,就差站起来把我骂个狗血淋头了。“为什么我会这样说,你们没有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春天之梦》么?这幅画是以《春天之梦》为蓝本的作品,是一种分支,要*来取名我认为这幅画是《夏秋之梦》。因为这种色彩处理凸显出夏天和秋天的美感,让我来推测时间的话,大概就是夏天和秋天的交替的季节。并且这幅画的色彩以及轮廓都处理得很好,让人有种朦朦胧胧的美感。不论是小桥流水还是人家都在这太阳的光亮中现象的非常完美,就好像一个画家打开一扇窗户,而窗外就是这美丽的景色。所以我认为最好的作品就是4号的作品,当然9号的也很完美,完美到可以说是赝品中的真货,没有一点毛病。7号的作品就有点不成熟了,如果把圆月变成弯月的话就能体现出一种凄凉的感觉,不过替换成弯月的话色彩方面就得重新分配了,因为这种月明星稀的感觉很难得。”啪!啪!啪!在一个角落传来掌声,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他摘下他的帽子,原来是他!白一名先生,美术界的名人,而且还是妈妈早期的老师。“你说得很好,本来我打算也是这么说的,我该怎么说好呢?该说你的美术基础不错还是艾慕儿的天赋你完美地继承了呢?艾翼。”白一名露出了狡黠的眼神。话语刚落全场都活跃了起来。“艾翼?是哪个艾翼么?”“错不了!艾慕儿的儿子,《春天之梦》的另一位作者,被誉为“神之手”的天才呢!”“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在比赛台上见过他了!”“怪不得他会有如此的发言呢。”......我......我有些无措,因为我不知道观众们为什么都会有这些反应,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美术毁了我的家,在妈妈去世之后,那个男人却选择了抛弃我和艾羽去追求他自己的艺术!这个时候手心传来了一丝的暖流,原来是艾羽牵着了我的手。我坐了下去,周围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就在他们的讨论声中,比赛结束了。第一名依旧是9号的白雪。但是,4号的苏沐却意外的赢得了第二名,而第三名就是7号一个叫白紫萱的一位女孩,她就是白一名的孙女,所以他才回来看这场比赛么。......我和艾羽离开了观赛厅。艾羽看着我低着头小声地说道:“对不起。”我摸了摸艾羽的头。“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回去吧。”“嗯!”在我和艾羽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女孩叫住了我,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白雪,因为她肯定会来找我麻烦所以我打算在参赛者收拾东西的时候溜走。不过当我回过头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夕阳下的一双宝石般的眼睛。竟然是她?她拉住了我的衣角,唯唯诺诺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谈不上帮忙,那是凭借实力得到的。”“我......总之还是谢谢你,能不能给个联系方式,我想要单独谢谢你,因为你今天帮了我两次。”这就是桃花运么?竟然被我装上了。但是我不知道自己那根神经搭错了,竟然说了这样的话。“算了,谢谢的话还是等到下一次有机会再说吧。有缘再见。”啊!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真是的!明明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机会,艾翼难道你以为还能在茫茫人海中能和她再次相遇么?我辜负了命运之神的安排。苏沐捂着嘴笑了笑,那宝石一般的瞳眸依旧是那么的迷人。“没想到你是这样风 流的人,那有缘再见吧。”说完,苏沐转身就离开了。她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为什么!你就不多说几句话么?比如恳求我给你电话号码之类的。虽然这是不可能的,好了,什么都打水漂了。等她走后艾羽笑着对我说:“哥哥你真是不诚恳,明明看了她那么久,最好竟然拒绝了别人的要求。你可真是‘风 流’啊!”最好几个字她还特意念重了点。“等会,难道你一直都知道我在看她。”“当然了,刚进从六十一秒不久你就一直在注意她。”“这都被你发现了。”......我和艾羽回到家后,果然受到了白雪的信息,信息上只有短短的两个字:去死!果然她生气了。看着已经落山的太阳,建筑物挡住了我的视线,天空中只能看见一丝丝的残阳了。“这就是身处在苏沐的《秋天之梦》里面的感觉了吧。”说实话,这样的天空,我不讨厌。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异能 婚恋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婚恋
婚恋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婚恋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婚恋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