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棠红血衣

棠红血衣

棠红血衣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0-30 17:36

评语:看这部小说真的是一次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大冒险,体验前所未有的新奇刺激。作者想象力太丰富了,实在让人折服。

男女主角是吉莉安,米兰达的小说叫《棠红血衣》,是由网络大神风泽无妄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棠红血衣讲述了:七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悬疑故事,七座被疑云与杀意绑架的城市,七件被鲜血与冤屈染红的衣裳。海棠依旧,衣却红得鲜艳。寒气暴风中,上千残肢将金陵掩埋,这是上帝与撒旦的对决;细雨微风笼罩雾都,藏着近在眼前的证据;宝岛的红衣少女,化作亡灵,在银白色的月光下杀人于无形;天使之城,她在空荡荡的电梯中面容扭曲;白雾之镇,一具腐臭的尸体藏在床底;东方魔都,世纪末的吸血鬼在深夜徘徊;西北铜城,疯狂的杀手掀起腥风血雨,支离破碎的冤魂们绝望呐喊……

精彩章节

2009年11月15日,山江市公安局某区分局门口,54岁的刘绍华缓缓推开狭小的侧门,拖着艰难的步伐,目光呆滞地从公安局走出来。

他走得如此之慢,就像随时要变成一截朽木。刘绍华的脸比平时更加苍老了,沾着风中的点点细雨,两只浊眼紧紧盯着手上的一张纸,渐渐涣散失神。他双手有些颤抖,一点点攥紧,却显得无力。

刘绍华不愿相信这张纸上所说的一切,这样的结果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的情况,却唯独没有想到过这一种——意外死亡,不予立案。

这八个字实在出乎意料,就像猝然而止的烙铁狠狠烙在他的心坎上,让他彻底落入绝望。刘绍华感觉自己脑子里被灌了浆糊,一时间竟茫然无措。他没能站稳,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随后他步履蹒跚地扶着旁边的灯柱,慢慢坐到马路牙子上。

阴霾浓雾遮蔽天空,连下了半个多月的阴雨仍未停歇。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远处的高楼已经看不清了,只留下一些模糊的影子,映入他灰暗的心境。

这时,一把伞遮挡住落在他头发里的雨水。刘绍华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几乎失去焦距的瞳孔转向那人。站在面前的是个年轻人,背着旅行包,一头漆黑短发,双目炯炯有神、明净清澈,看上去英姿飒爽。

他向刘绍华伸出手,微笑着说:“您好,我是安敬之。”

安敬之的声音低而不沉,颇有亲和力。他背后站着另一个人,五官端正,虽留了些胡渣,貌似不修边幅却不显邋遢。

刘绍华看着他们不像什么可疑人物,犹犹豫豫地站起来,和安敬之握了手,疑惑地问:“你们是?”

安敬之背后那人走上前来,自我介绍道:“您好,我们是《山江晚报》的记者,我叫李元。”

刘绍华一怔:“记者?”

安敬之问:“想必您是刘智辰的父亲吧?”

刘绍华点点头:“对头。可你们怎么晓得?”

安敬之看了眼烟雨中的公安局大楼,悠悠说道:“您儿子的案件我们也一直在关注。分局今天公布关于这起案件的调查结果,看您的样子,结果不太理想。”

刘绍华极沉重地叹了口气:“这种结果,哪个能接受嘛?”

李元试探性地问:“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您家里看看吗?也许我们能帮上一些忙。”

一听这话,刘绍华惊讶地长大了嘴,连声道:“要得,要得!”

这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说什么也不愿意撒手了。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调查结果,既然现在有人愿意助一臂之力,自然是求之不得;更何况他们是记者,记者不是一向会报道事情真相吗?这可再好不过。

李元指指自己停在附近的车:“那我们现在就去您家里?”

刘绍华激动地点头。于是,李元驾车带着安敬之和刘绍华往大新村开去。

在细雨中,通向村子的黄泥路已经变得稀烂,轮胎所及无不是泥浆四溅。路边的树木肆意生长,野草尖上还挂着露水,浓重的湿气掩盖了山腰以上的林子和道路。

曲折回环的山路伴着路面上不时出现的大大小小的石块,给他们的行程带来了不少颠簸。

李元小心翼翼地握着方向盘,刘绍华则一脸歉意地说着路况。在副驾驶座上,安敬之一边安静地聆听另外两人对话,一边细细梳理着脑海中的资料,回忆这起案件的相关信息。

大新村只是个落后的小村庄,这里的人们过着与世无争的宁静生活。然而就是在这个不起眼的村子里,却突然出现了一起极不平凡的案件,打破了这里的安闲和太平,让所有人诧异。

11月5日中午12点,刘绍华从市里赶回老家。进门后他却一下子愣住,13岁的儿子刘智辰被挂在房梁上,已经断了气。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刘智辰死的时候竟穿着红色的长裙,双手双脚都被绑得结结实实,脚上吊着一个秤砣,死状格外离奇。

村子里一时炸开了锅,大新村的村民们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觉得他死得蹊跷。他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造成轰动。

分局警方对此展开了调查,今天正是公布调查结果的日子,然而痛失爱子的刘绍华,如何能对这个调查结果满意?

几个小时后,车停在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子路边。

刘绍华指着前面一条杂草丛生的路说:“上面的路,车子开不过去。”

李元把车子熄了火,拿起一把伞和笔记本:“没关系,我们走上去吧。”

道路崎岖狭窄,坑坑洼洼的路面让他们的鞋子上沾了不少湿润的泥浆,路边的狗尾巴草低垂着,随雨点和微风轻轻摆动。

刘绍华带着他们来到一栋破旧的房子面前,墙上的砖头表面长着青苔,木门上如遭刻画,每一处磨损都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上的挂锁。

“吱呀——”老旧的木门开了,两人跟着他进了正屋。

李元抬头张望,观察着这座老朽旧宅内的情况。安敬之也在不动声色地用双眼记录下所见的一切。屋内的湿气很重,连日的阴雨渗进了屋子里,靠近墙角的地方有几处浅浅的水坑。

刘绍华搬出一把长凳,用抹布好好擦过一道,才请他们坐下,随后进了灶屋。

李元一边看着房梁的结构,一边问:“如何?能看出什么吗?”

几根长长的圆木架在墙上,上面铺了一些陈旧的木板,还挂着一个白炽灯,房顶上是一排排瓦片,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农舍屋子了。

安敬之摇摇头:“我所了解的信息太少了,还是要问问他。”

“早说了我告诉你,你又不同意。”李元随口说。

“经过多次转述的信息和事实的出入会越来越大,况且你了解到的也同样不是第一手资料,我看我还是听听当事人怎么说吧。”安敬之轻笑,“再说了,用你那儿得到的信息,你莫不是想让我得出同样的意外死亡的结论?”

李元叹息:“你说的没错,正是为了避免这个,我才会找你来的。”

刘绍华拿着两个铁质的白色茶缸走出来,放在他们面前,却没有说话。

李元接过那冒着热气的茶缸说:“谢谢。”

安敬之轻声问:“请你和我们具体说说这件事情,可以吗?”

刘绍华点点头,长叹一声,似在回忆,阴云一下子就爬上了他苍老的眉宇和面容。沉默了很久后,他开口:“那天,是11月5日……”

刘绍华和妻子是两个普通的农民工,都在市里打工,他们的儿子刘智辰是个住校生,刚读初一。在这个独生儿子身上,两口子寄予厚望。刘智辰的学习成绩很不错,性格也诚实质朴。每个周末,刘智辰都会去找父母团聚。至于老家的这间旧宅,则是一直空着没人住的。

10月25日,刘智辰回学校前,告诉父母下周他要回一趟老家,把门口长的杂草割掉,整理整理荒废的屋子。儿子从小就听话懂事,刘绍华两口子对他都很放心,也就一直没有打电话给他。

一个星期后,刘绍华打电话给儿子却打不通,问了学校,老师也说联系不上,原来他已经一周没去上课了。

刘绍华心里恼怒,出了这样的事情,学校竟一直没有联系父母。妻子沈利红催他回去看看,刘绍华也担心儿子出了什么事情,便一时间没心情跟学校理论,他立即赶回了老家。

万万没有想到,打开门后所见到的一切,让他几乎晕厥。

儿子刘智辰的双手被白色的尼龙绳紧紧绑着,悬吊在横梁上,横梁上还有几处陈旧的绳索摩擦痕迹。他的双脚脚腕同样被尼龙绳捆得结结实实,上面还挂着一个大秤砣。不仅如此,刘智辰身上还穿了大红色的长裙,里面则是黑色的女式连体泳衣,%部内有两团黑色绒布折叠而成的假乳。此外,旁边不到一米的地方倒着一个长板凳,桌上则零散地摆了些圣斗士动画片影碟和一根铁链。

两周前还活蹦乱跳的儿子此时却全身冰冷,早已死亡多时,死状还如此惨烈诡异。这一幕让刘绍华吓得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刚从悲痛中反应过来,他马上报了警,警方刚到后迅速勘查了现场,推断刘智辰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前一天晚上的十点至十二点之间。

刘绍华讲着讲着便停了,儿子死亡的情形让他痛苦不堪,他接过李元递来的纸巾,折叠后擦了擦眼睛,又把用了一面的纸巾攥在手里。

安敬之扭头小声地问李元:“我记得你那儿有现场的死者照片是吗?给我看看。”

李元翻了翻笔记本,从中抽出两张照片递给他。安敬之仔细地看着这两张照片。

照片上,刘智辰身上的尸斑呈暗红色,双手、**上侧、双脚较为明显。他两侧的腹部泛着大片的尸绿,额头上正中央有一些针尖样的出血点,局部还有擦挫伤,但界限不明显。在泳衣正面的%部正中央到腹部的地方,还有几个蜡烛滴落的痕迹。

死者全身上下都被白色的尼龙绳用极其复杂的方法捆绑着,并打上死结,这让安敬之皱了皱眉,他看了很久才明白这些绳子是怎么绑的。

刘智辰的**中下段后侧各套着一段尼龙绳,绳索从后向前经过大**侧向后上方走形,再经过两侧**、腰背部外侧和双侧腋下,向前从红色裙子的领口前面穿出来,分别和悬吊的两臂伴行,直至双手的手腕处打结,形成了单条环形套。

这个环形套被双手手腕捆绑的绳索穿绕了一次,然后被另一条尼龙绳多圈横绕后又纵绕,其中有两圈绕过了房梁。他的小腿下部被第三条尼龙绳多圈横绕和纵绕后,末端系上了一个黑色的秤砣。

一个荒郊野外的小村庄出现了被捆绑的女装男尸,无怪会引起人们的热议了。刘绍华的妻子沈利红受不了丧子之痛,更承受不住对儿子身着女装的各种流言蜚语,只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闭门不出、以泪洗面,好几天以来,都是刘绍华独自为此案奔走。

安敬之暂且把这两张照片放到了上衣口袋,问刘绍华:“发现儿子之前,你是否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任何小事都可以。”

刘绍华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有,那天来的时候,我是从后门进来的,但是后门早就开起了。”看来这个事情也引起了他的怀疑。

安敬之扫视房间,发现这个后门并不在正屋。这么看来,应该是在灶屋了,他问:“请带我去看看。”

刘绍华点点头,起身带着两人往灶屋走去。

这里有一个灶台和一个碗柜,旁边堆着些柴禾,柴禾旁又有一只木头架子,摆了两个脸盆和一些洗漱用品。

灶屋的那头是一扇和正门相似的木门,门外尽是一些断裂的杂草,根本说不上有路,显得比正门偏僻多了。然而因为凶杀案,前段日子在这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草被踩进泥里,泥土又溅得到处都是,脚印重叠凌乱。

李元看着安敬之在观察这些脚印,便开口说道:“这段时间一直下雨,警方却没能在附近找到什么有价值的脚印。虽说这里车子开不上来,不过住着很多户人家,来往的人不少,脚印和泥浆都混在一起了。”

安敬之点点头。

刘绍华向他们比划着:“前面的门是有锁的,但是后门没有。一般的话,家里没有人的时候,这个后门也不会开。如果要从外边打开,就必须站到旁边的这个石头上,拿个锄头伸进去,把里面的木板给勾开。”

安敬之绕着这个后门转了两圈,随后又问:“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刘绍华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我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娃儿他妈做了个怪梦,她说看到有一个人从这里的后门进了屋子。但是她只看到背后,却看不到脸,也不知道是不是贼娃子。做了这个梦以后呢,她就一直喊我回来。学校里说娃儿一直没去上学,我本来就恼火得很,她一说我就更慌了,第二天我赶紧就过来了,然后一进门我就看到……”

安敬之对这个梦不置可否,只是捏着下巴沉思。

刘绍华犹豫良久:“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个人很可疑。”

“什么人?”

李元插嘴道:“这个人我知道,是他妻子沈利红的前夫。”

刘绍华点点头:“对头,他叫赵建云。我堂客以前结过一次婚,还生了个女娃儿。他们离婚以后,那个女娃儿判给了赵建云,然后就几乎不联系了。三年前,赵建云突然跑到我家,说是要找娃儿,还威胁我‘要是不把娃儿还给老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时候老子要整得你求死不得,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安敬之问:“最后那个孩子呢?”

刘绍华无奈地摇摇头:“他的娃儿我啷个晓得啊?我堂客都不晓得。到最后也不知道娃儿去哪里了。”

安敬之又问:“所以你怀疑就是他害死了你儿子?”

刘绍华点点头。

李元翻查着手上的笔记本:“那个人确实有些嫌疑,可惜警方直到最后也没能从他身上查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就让他回去了。”

安敬之低头沉默了半晌,随后问:“是否能带我去见见他?”

“要得。”刘绍华毫不犹豫地就点头了。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恐怖灵异 惊悚恐怖 异能小说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恐怖灵异
恐怖灵异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恐怖灵异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恐怖灵异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异能小说
异能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异能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我成了孤岛之王
    我成了孤岛之王

    都市 / 张起,萧晴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逆袭王者
    逆袭王者

    都市 / 陈旭,白亦清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冥王潜都
    冥王潜都

    都市 / 楚萧,林沐雪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上门神医
    上门神医

    都市 / 唐昊,杜雪飞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我为王者
    我为王者

    都市 / 萧寒,秋沐橙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修真强兵在都市
    修真强兵在都市

    都市 / 楚龙,林雪薇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