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

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

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0-30 13:39

评语:有很多精彩的片段,说明作者有着很深厚的文字功底,对历史把握的很好,穿越时空呼风唤雨,真的是一部可以让人沉迷的小说。

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小说阅读。短篇小说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由作家蔡九歌创作,本站提供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首发最新章节及章节列表,野士岭之白毛子大雾最新更新尽在笑翻你小说网。有很多精彩的片段,说明作者有着很深厚的文字功底,对历史把握的很好,穿越时空呼风唤雨,真的是一部可以让人沉迷的小说。

精彩章节

三太爷说自己和胡麻子在一个孤坟边醒来,而那座孤坟的墓碑上刻着“风树镇,

己未年七月十八日”。不过却没写是哪一年,而当年正是己未羊年,从风树镇的称呼来看,那坟头至少也有一百二十年了。

两人又回到镇上,却发现眼前的风水镇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繁华,那里像是遭遇了巨大的劫难,破乱凋零而且人丁稀少。

在一棵枯树下,蔡九和胡麻子救下了一位刚刚上吊正在蹬腿还没气绝的老者,

老人被救后缓过一口气来,蔡九正是从他口中得知时间已经是当初夜访黑水塘的五年以后。

老者告诉他们,不久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滔天大水夹着泥巴沙子翻滚而来,平常大水皆因暴雨山洪从上游来,但这波大水是逆流而上从下游来,农田和池塘都被冲了个干净不说,整个镇子都被泡到了水里。

老人说比洪水更大的灾祸是,镇上黑水塘里关着的鱼怪,趁着大水淹了池塘游了出来,它在风水镇里到处游弋,逢人便咬,整个镇子死伤无数,凄惨不已,还活着的人都争相逃命而去了。现在镇上已经无人居住,老人无后代亲人,只能守在镇子里,如今实在是难以为继,只能自寻死路。

蔡九再问哪里来的鱼怪,老人还奇怪他怎么不知此事。蔡九再三追问,老人才

·016·

说了这鱼怪的由来。

原来,那个叫黑水塘的池塘当年之所以被围住不让人接近,是因为这池塘里面关着一只,不,应该说是养着一只鱼怪。

原来那黑水塘是风水古镇一直就有的一口老池塘,池塘本是口平常的鱼塘,每年都打上几千斤肥鱼,但从六年前开始,鱼塘便不再出鱼,一网子放下去,打上来的也只有几个小乌龟王八。当时风水镇几个当家的便商量着要把鱼塘的水放干,清一清淤泥。

冬天将至,正是换水清淤之时,于是几个壮汉就把池塘开了口子,把水都放了出来。这口池塘已经有多年没有清理,水不多泥多,一会儿工夫水就放光了。

几个壮汉开始动铲子掏淤泥,正掏着,只见淤泥里面露出一尾大鱼鳍,鱼鳍在淤泥里面破泥游动,速度还很快。看鱼鳍这是条吃肉的鱼,个头足有七八尺长,难怪池塘里面养不活鱼,再多的鱼也被这大家.伙给吃了。

众人拿着鱼叉网子把这大家.伙逼到了一角,准备一叉子给叉上来,几个壮劳力拿着叉子正准备出手,只看那大鱼一声怪叫从淤泥中腾空跃起。

众人一看吓得赶紧往后退,跃出水面的哪里是条鱼,而是半截肉鼓鼓的烂肉人身,背上还长出一尾鱼鳍,颈上浮肿的人脑袋上有一双往外凸起的大眼睛,睁得鼓鼓的好像马上就要掉了出来……

怪物下半身是个鱼身,还拖着一条大尾巴。这怪物身上的一双手臂还在不断挥动,好像在跟人打架一般,那颗被水浸泡过的人头大得出奇,但是五官俱在,它脸上是惊恐中带着暴怒的表情。这家伙在淤泥里面跳来跳去,一边跳一边发出嘶吼,那嘶吼声很像是杀猪时听到的猪叫。

人群里胆小的已经开始往家跑,胆大的离得远远的,想看看怎么办。不知道谁先说了声:“钱胖子,是钱胖子!”这一句像爆竹一样在人群里面炸开,村民终于

“嗡”的一声散开,开始四处逃窜。

蔡九问这钱胖子又是谁,老头说这也是一个邪门的事。原来这钱胖子本是村子里的一个屠夫,大肚肥肠,能吃能睡,唯一的爱好就是杀猪和喝酒。他自己说杀过的猪和喝过的酒一样多。有一天晚上钱胖子在外面喝多了回家,路过自家的猪圈,

·017·

没想到正好头一晕栽到了猪圈里。

一身肥肉的钱胖子倒在猪圈里翻滚着想爬起来,但酒后身上乏力人又太过肥胖,

折腾了很久就是起不来……几十头正饿着肚子打盹的肥猪被他惊扰围了上来,肥猪们看到地上躺着这么一大团东西,一拥而上就撕咬了起来。

那钱胖子一辈子杀猪无数,却让一群猪打了牙祭。上半身还有力气挥舞拳头,

但下半身却无法动弹被咬得血肉模糊。紧要关头,钱胖子痛得酒醒,用尽力气爬了起来,踉跄着翻出了猪圈。

可怜钱胖子被肥猪咬得**身体无完肤,卧chuang躺了一个多月,便一命呜呼了。因为钱胖子体格不同于常人,格外肥大,镇上一时竟然找不到合适的棺材,于是只能去县城里面定做,而县城里面的棺材铺要三天后才能交货。

如此,只能用几卷草席将钱胖子裹上放在院子里面,周围点上几盏蜡烛,挂上些祖上辟邪的符咒。三天后,那口大棺材从县城运来,谁知道翻开草席,钱胖子那几百斤重的尸身居然不翼而飞了……

当时把镇上方圆几里都看了个仔细也没找到,没想到一年半后居然被发现在这池塘里面成了个鱼怪。

蔡九问:“怎能知道那鱼怪一定就是钱胖子?”

老头说:“钱胖子是几十年前镇里杀猪的寡妇产下的私生子,镇上的人天天在他们家买肉,熟悉得很,那鱼怪的大脸虽然被水泡得肿大,但一眼看过去肯定是钱胖子没错。”

蔡九问:“为何不把鱼怪打死?”

老头说:“哪里敢打死,都怕得罪了哪路子的神明,镇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商

量后,又将江水灌回了池塘,每天好鱼好肉往池塘里面丢,把鱼怪给圈养了起来,而且还想给它修个庙,当神仙一样供起来。”

当时也怕这鱼怪伤人,所以不敢让旁人靠近,既当成是神物下凡就不敢怠慢,

于是就派了些青壮年白天在池塘边守护,一是看守二是不让旁人靠近。同时嘱咐镇里的乡亲们不要透露了鱼怪之事,免得外面传风水镇什么谣言。

镇里收集善款,过了几年才好不容易凑足了修庙的钱,便择良辰吉日破土动工,

·018·

庙修了半年终于修好,正定了日子准备竣工,定在己未年七月十八日,准备这天请鱼怪真神移步庙里居住。

而就在己未年七月十八日那一天,天还没亮,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夹着泥巴沙子就从湘江上翻滚而来。大洪水冲开了堤坝把风水镇全部淹没,冲了房屋不说,还冲开了黑水塘的栅栏灌进了池塘中,鱼怪趁着这股大水从池塘里面游了出来,它潜游在洪水里在镇上乱窜咬人,一时间死伤无数。直到洪水褪去,那鱼怪应该是顺着水游进了湘江,不见踪影。

听到这儿,蔡九突然想起他跟胡麻子在那偏僻山冈上刚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孤坟的那个墓碑上,落款日期正好是己未年七月十八日。蔡九刚想问老者那座孤坟的情况,老头突然脸色惨白瞪大双眼往蔡九身后看,像是见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

蔡九连忙回头看自己身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再回过头来,只见老头吐出一口鲜血,两脚一伸,嘴里“呼”的怪叫一声死去。

三太爷提到的鱼怪故事倒是有几分恐怖,可他用钱胖子来称呼,却显得有些由来和有趣,因为钱家和蔡家两家,都是大家族,而且一直毗邻而居,免不了有些矛盾,特别是当时他那个年月。

那位老者死去后,蔡九二人便马上去了黑水塘,毕竟还是身上传宗接代的玩意

要紧。当初是为了去池塘挖一具尸骨方到此处,而池塘白天未能接近方才大胆夜访,没想中了圈套荒废掉五年时光。此时黑水塘已经基本干涸,蔡九跟胡麻子只花了半个时辰,便把池塘底部挖了出来。挖开淤泥后全是沙土地,蔡九跟胡麻子在里面又刨了一个时辰,但却未看到有什么尸骨。两人想到五年前的遭遇,心里着急,生怕又到了晚上。

正是烈日当空,遍寻不到任何尸骨,两人也没有办法只好坐下来休息。蔡九刚坐下不久,就发现周围的情况不太对,很远的高树上已经和刚到时不同,树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停满了乌鸦,那一大群乌鸦默默地注视着蔡九和胡麻子的一举一动,虽然为数众多,却十分地安静。

胡麻子看到乌鸦心里发毛想走,蔡九一把拉住他。这时,一只老山羊不知道从

·019·

何处跑到了池塘边,老山羊长着一对长长的角,它走到池塘边后,居然前腿一弯跪了下来,两只眼睛也是直直盯着蔡九。蔡九这下心中也一慌,奇怪的是他心里隐隐觉得认得这只山羊,就是想不起来了。

两人接着往下挖,沙土层下面是碎石,蔡九在碎石堆里翻耙了一会儿,一口井的轮廓露了出来。再往下翻,那口井里有一个不大的盒子,蔡九取出盒子,抹了把灰就打开了,只见盒子里并没有什么尸骨,而是一块狭长的心形翠玉。看到翠玉见了阳光,那周围远处高树上还很安静的乌鸦群突然“呱”的一声飞起,顿时黑压压的一大群盘旋在周围的空中,好半天才飞走。

蔡九拿起那块心形翠玉,只见阳光下玉石通体发着翠绿色的光芒,他手一抚触这块玉石,顿时在脑海里重温到烟雨楼那晚的种种激**,那晚的月光,那晚的美丽**,那晚初次的相遇和一生都无法忘却的激**重新浮现。

蔡九一下知道,那女人要自己找的其实就是这块心形翠玉。他把玉石放到怀里,

转身对胡麻子说:“找到了,咱们走。”再一抬头,刚才那只跪着的老山羊已经不知去向……

蔡九说自己很多年后才知道这块宝玉的真正秘密。

在坐船回乡的路上,蔡九听过路的船夫们说起江湖传言,说半年前的无名洪水是因为在长江沙市一带的江底,出现了两股往外喷水不休的泉涌,水源源不断地涌出后顺着长江泛滥到洞庭湖,把几百里洞庭填满后又倒灌回湘江沩水,这才导致了一场水灾。至于沙市为何出现泉涌,有人言之凿凿地说在洞庭湖看到了长江真龙之身被一只巨兽咬到了腰身,而龙身上的伤口从整条长江的地形来看,正好在沙市这个位置。那江底深不见底的两眼泉涌,正是龙身的伤口所在。这波洪水虽然来得凶猛,走得也很快,一阵波凶浪急过后,水便退了回去。又有过路的船夫传言,说野士岭上有人下来在江边摆下祭坛,退了大水。

蔡九终于回到自己在铜官的家。五年过去,铜官变化颇大,家里养母已经病逝。没等到儿子第一次行船回来的养父,以为蔡九肯定是死在了水里,每日伤心后悔让蔡九去了岳阳,时间一长成了个痴呆。他只是一直盯着地上看,完全不理会正跪在身前已经回家的蔡九。

·020·

除了父母的变故,最让蔡九瞠目结舌不知所措的事情是:在他那间非常简陋和

破烂的家里,居然有一个女人在等他。那位女子悉心照顾蔡九痴呆养父的饮食起居,打理灶台鸡舍,把几间破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

女子一抬头,蔡九发现她居然长得很像当年那晚在烟雨楼陪自己的女子凌瑶,

蔡九之所以知道这女子叫凌瑶,是因为怀里那块包着金簪的女人**上用上好的丝线绣了凌瑶这个名字。

蔡九惊呼:“原来是你!”

女子却并不惊诧,只说:“相公,你终于回来了。” 蔡九问:“你从何来?”

女子说:“相公,你怎么忘记了,你我本是夫妻。”

蔡九一时竟然恍惚起来,他跟美女凌瑶一别,心里只想这辈子估计无缘再见,没想到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竟然在家里等着他……

而更加意外的是,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孩子,长得跟蔡九小时候一模一样。蔡九一问才知,这孩子正是他的儿子,已经快六岁了,取名蔡十八。

好不容易回了家,又吃了妻子做的可口酒菜。到了夜里,蔡九晕忽忽地睡到自己chuang上。他看着自己枕边这位自称是妻子的美貌女子,之前没有了睾丸觉得自己已不能再行男女之事,但那晚有美妻作陪,蔡九竟然将此事完全忘记,他怀抱娇妻翻云覆雨地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蔡九掀开**一看,自己**里面吊着的正是已失散多年的宝贝丸子。

如此,得了美妻的蔡九从此勤勤恳恳地生活,不敢再有什么造次。他辛苦地维持生计,租种耕地,开塘养鱼,只是关于和妻子如何见面又如何得子,他始终没想起来,他只是怀疑身边人就是秦淮河烟雨楼上的那个凌瑶。

蔡九对风尘女子凌瑶,一直在内心深处有着记挂和怀念,这种感觉就像是三魂七魄还有一魂二魄没有回来般的恍惚。特别是每当月圆的深夜,他就会想起那天晚上,那样的一份放纵和那样的一种开始。如果不是身边的一样东西,他根本就会觉得那只是一个梦。

那样东西便是当年被留作信物的金簪。蔡九一直不想让金簪示人,在回到铜官

·021·

后,虽然一直怀疑枕边人就是凌瑶,但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妥。

有一天晚上又是月圆之夜,蔡九便想用这金簪试探一下躺在身边的女人。他见月光烁烁,正是那天晚上烟雨楼的光景,便突然从枕头下拿出那枚金簪问:“你还记得这枚簪子吗?”

枕边人秦氏竟然毫无反应,只是问相公如何得来这枚簪子,蔡九只说这是母亲的遗物。

秦氏在月光下把玩金簪,并未见有任何不妥和异样,蔡九心想这应该就不是当年的凌瑶了吧。而等秦氏睡着后,蔡九看着秦氏的身体面容,又觉得她是。如此怀疑下来过了数月,蔡九便不再惦记凌瑶,因为跟秦氏生活在一起,他觉得安稳幸福,特别是俩人的孩子蔡十八十分可爱,这让蔡九别无他求,只求家人幸福安康了。

人想安乐,天公却并不作美。等小家伙蔡十八就要满六岁这一年,江南大旱,

湘江沩水通通快要断流,而空中四季未见一场大雨。这弄得本是鱼米之乡的湘楚之地一片凋零,颗粒无收不说,就连圈养的牲口和鱼塘都难逃一劫。那一年渔夫们都传是龙王爷身体欠安,要收回湘江沩水。

正是大灾之年,家事也不顺利,小宝贝蔡十八突然大病。眼见日益严重,蔡九却捉襟见肘,无力支付十八看病的开销。秦氏非常焦急,眼看十八日渐虚弱,蔡九便想起来那件一直藏在阁楼上的金簪,心想不管如何,先救下命来再说。

蔡九拿上金簪直奔当铺,当铺的白老板一看是真金,便一称重随便打发了几两银子。蔡九拿着这几两银子请了镇上医馆的郎中开了药,还买了好久未曾吃过的大米和腊肉回家,想一家人再好好吃上一顿。

蔡十八吃了几副草药后高烧便退去,秦氏终于放下心来。蔡九用剩下的银两在铜官拜了位师傅学起烧窑来。他说自己种田没田,打鱼怕水,还是烧窑安全点。

蔡十八痊愈后的一个月,湘楚之地迎来一场大雨,旱情终于得以缓解。蔡九看到屋顶有点漏水,便上阁楼修理。他修好屋顶后刚想下来,扫了眼那之前放金簪的木箱,缝隙中居然看见金光闪闪。打开一看,只见那枚金簪居然还在原处。

蔡九心想,这就奇怪了,明明是把它给当掉了,怎么会又在此处?蔡九当时也不敢声张,把金簪又重新藏好。第二天他上街,路过那天当掉金簪的当铺,正巧又

·022·

碰到那位当铺的白老板。白老板也记得他还,冲他一笑。蔡九本想问问自己那枚金簪在何处,想想还是不妥,便办完事回了家。

想到自己阁楼上有一枚来路不明又蹊跷的金簪,蔡九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踏实。明明是件财物,肯定不能随便丢掉,虽然凌瑶对她算是夫妻一场,但那毕竟是人鬼殊途。蔡九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阁楼上那枚金簪请出去。

于是,他趁着跟烧窑师傅去长沙的时机,又把那枚金簪当给了长沙的一间当铺。换回的银两,蔡九用来在院子里造了一个窑炉,自己在家开始烧制一些窑器,之后蔡九拜别烧窑师傅,开始自己经营陶瓷作坊。

在长沙当掉金簪后,蔡九心想只怕这东西不会有去无回,便经常去阁楼上查看。果然半个月后,他又在阁楼上发现了这枚金簪。蔡九看到金簪又高兴又害怕,正好陶瓷作坊刚刚建好,正是进点颜料请些人工需要用钱的时候。蔡九的手头已经十分紧张,要是继续当掉这枚金簪,便又可以解燃眉之急。怕的是,这东西请不出去,不知道日后会有啥不妥……

自从开始经营陶瓷作坊,蔡九起先并无经验也没啥买卖,一段时间下来,便欠下了一堆债务。蔡九想了想,决定还是请走那枚金簪。这回他特意在金簪上刻下了一个小小的记号,然后趁着去江对岸靖港摆摊卖货的机会,第三次请走金簪,把它卖给了靖港的一家首饰店。

动身之前,蔡九心想既然金簪不走,那么可能就自有它的道理。自己几番要卖掉这件信物,确实也十分不妥。虽然没准可能已经是天人两隔,但百年之后也许还得见面,于是他便焚香三只,心里暗自遥拜了秦淮河上烟雨楼的凌瑶,请她原谅自己因为要度过人间烟火难事,而几次卖掉了她的信物。蔡九还许诺,这次卖了后便不会再犯。他心里也舍不得这件东西,希望它还能回来。

·023·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恐怖灵异 惊悚恐怖 异能小说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恐怖灵异
恐怖灵异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恐怖灵异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恐怖灵异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异能小说
异能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异能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我成了孤岛之王
    我成了孤岛之王

    都市 / 张起,萧晴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逆袭王者
    逆袭王者

    都市 / 陈旭,白亦清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冥王潜都
    冥王潜都

    都市 / 楚萧,林沐雪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上门神医
    上门神医

    都市 / 唐昊,杜雪飞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我为王者
    我为王者

    都市 / 萧寒,秋沐橙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 修真强兵在都市
    修真强兵在都市

    都市 / 楚龙,林雪薇

    2019/11/06 | 0 人已阅

    评分:5.0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