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金陵变

金陵变

金陵变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0-19 20:48

评语:通过错落的时空,让我们看到了古代与现代智慧的碰撞和摩擦,不得不说,这真的是脑洞大开的一本作品,大力推荐!

金陵变是讶英写的一部悬疑小说,金陵变最新章节、金陵变小说全集,金陵变全文阅读体验尽在笑翻你小说网大全,1、道衍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整个人完全的蒙掉了。苍苍大树之下,燕王朱棣的脑袋被一颗人**粗的树干压得已经变了形状。他不用去细看都知道,燕王殿下一定已经挂了。燕王殿下的马还挺坚强,挣扎着爬了起来,似乎也被吓到了,怔怔地站在了一边。那个骑着树干...。

精彩章节

1、道衍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整个人完全的蒙掉了。苍苍大树之下,燕王朱棣的脑袋被一颗人**粗的树干压得已经变了形状。他不用去细看都知道,燕王殿下一定已经挂了。燕王殿下的马还挺坚强,挣扎着爬了起来,似乎也被吓到了,怔怔地站在了一边。那个骑着树干掉下来的奇怪男子这会晕了过去,不省人事,只剩下他面对这无法收拾的惨况。自己屏退了燕王的左右,带着他来到了灵谷寺外的荒郊,这么巧从树上掉下来一个人压死了燕王殿下,自己完全没有干系?这样的事情,解释给大理寺,都察院,刑部,哪一个衙门哪一个主审的官员会相信?多年前,他的第一个老师席应真教他阴阳之术的时候,对他说过的一句话,猛地冒了出来。“道衍,你虽然是个僧人,却来向我一个道士求教,真的不一般,将来有一天,你会辅佐一个天降之人,完成帝业,你要记住,杀戮始终是不好的,一定劝他少犯杀戒。”天降之人不是指已经被树干砸死的朱棣,而是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奇怪男子?多年之前,还不是现任左善世的僧人宗泐和自己一起同游北固山时,自己所写的那首诗,又浮现在了眼前。“谯橹年来战血干,烟花犹自半凋残。五州山近朝云乱,万岁楼空夜月寒。江水无潮通铁瓮,野田有路到金坛。萧梁帝业今何在?北固青青客倦看。”宗泐当时就喝止自己,斥责自己不该妄语。自己想成就帝业,不是一天两天了,好不容易得到宗泐的推荐,见到了燕王朱棣,却来了个“天降之人“!难道说,这就是——天意?厉怀谨觉得自己的左右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他费力的睁开眼睛,却又被扇了狠狠的一个耳光。他连忙往后缩了缩大喝:“干什么?”道衍眼冒精光地看着他低声问:“你知道你压死的人是谁吗??”厉怀谨吓了一跳,爬起来看了看被压在树干下的人:“死了?怎么会死了?燕王朱棣被压死了?完蛋了,完蛋了!”他拉住了道衍一时失去了理智:“完蛋了,这下完蛋了,燕王朱棣以后是要发动靖难之役的,他是要赶走朱允炆,成为明成祖皇帝的,他还要迁都北京,还要修永乐大典,完蛋了完蛋了,这下怎么办?”道衍听言,猛地抓住了厉怀谨:“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赶走朱允炆?什么明成祖?什么靖难之役?”厉怀谨看着道衍说:“姚天禧,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将来本来是要辅佐这个人,”他指了指脑袋已经碎裂的朱棣,接着语无伦次地说道:“你,姚天禧,道衍,黑衣宰相,是要跟着他造反,帮他夺得皇帝的宝座的,你明白吗?这下完蛋了,朱棣死了,明朝的历史要被改写了!”道衍不顾自己的身高劣势,一把攥住了厉怀谨的下巴说:“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名叫做姚天禧,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厉怀谨一把拿开道衍的手,惊慌失措地说:“我跟你说我来自六百多年后你会信吗?”道衍看了厉怀谨一会,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当然相信。而且我也知道,真正的朱棣,到底是谁!”厉怀谨蹲在地上仔细察看着脑袋已经碎裂的朱棣,听到了道衍的话,疑惑地抬起了头:“你相信我?你说什么?真正的朱棣?他都这样了,还真的假的呢!我这最多也就只算个过失杀人吧……”道衍走近一步,离着厉怀谨的脸只有一尺的距离,一字一句地说:“你才是真正的朱棣。”厉怀谨愣住了。道衍阴森森地站在他的对面,脸上闪烁着一种奇怪的表情:“你来自六百多年后,你熟知历史,你知道以后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你这么巧压死了燕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来顶替他!”厉怀谨还是愣着。道衍开始动手扒起了燕王朱棣的衣服,一边扒一边说:“我师从席应真师傅,阴阳之术,易容之术天下无出我右,你放心,扮演个朱棣是可以的。你跟他身材相仿,衣服都可以直接穿。”厉怀谨看着道衍,依旧还是发着愣。道衍边脱朱棣的鞋子边说:“你等会只说骑马失足摔了,其它的话我来应付。”厉怀谨眼看着道衍把已经死了的朱棣的外套,鞋子,随身佩戴的一应玉器统统扒了个精光,愣了半天,终于冒出来一句:“这,能行得通?”道衍回头看了看厉怀谨:“你在六百多年后,是做什么的?”厉怀谨照实回答:“教授,就是老师。”道衍哼了一声:“一个教书的,如今,将来的皇位等着你,你不干,你想继续回去教书?”厉怀谨沉默了。自己打10岁开始就喜欢上了明史,喜欢上了这个波澜壮阔,贤人猛人辈出,又神秘莫测的朝代。如果不是父亲觉得学历史难找工作,他可能早就是个明史专家了。一个爱好历史的人,如果有幸能够亲手创造历史,这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他想像了无数回的金銮殿,批红的朱笔,统帅千军远征蒙古,叱诧战场,主持大修永乐大典,派人出使西洋,太平盛世,仁宣之治,也许都能自己亲身一一实现,而且还能比历史做得更好!只需要,冒充这个被自己不慎砸死的人。或许这真的是天意吧……厉怀谨考虑完毕,心砰砰跳着,向着道衍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厉怀谨,这件事情,我决定干了!”道衍一刻不停地忙碌着,这会他已经开始拿着树枝挖坑准备埋人了,他没有理会厉怀谨伸过来的手,回答道:“燕王殿下说什么?快帮我把这个厉怀谨埋起来。”厉怀谨缩回了手,想起明朝人还不晓得握手是什么,他捡起另外一根粗壮的树枝,也开始挖起坑来。埋了吧,厉怀谨,你已经死了,死在了大明朝1382年的灵谷寺附近的郊外,死在了追寻历史真相的路上,死在了朱棣追寻锦绣前程的路上,愿你安息,愿你来生喜乐!在道衍的掩护下,“朱棣”回到了灵谷寺。燕王坠马摔伤的消息一时酿成了不小的波澜。朱棣的解释是:因为思念逝去的孝慈高皇后,心神不定,导致摔下马来了。回到了灵谷寺自己休息的禅房内,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得外面传报:“皇上驾到!”他吓得先是一骨碌跳了起来,接着又是一骨碌跪了下去。门被缓缓打开,在侍卫的簇拥之下,朱元璋走了进来。他穿着便服,身量不算高,长得也不像历史课本上画得那样尖嘴猴腮,而是一个国字脸,普通至极的样子。“起来吧。”朱元璋一边说着,自己先坐下了。朱棣答应了一声,站了起来。心跳得快到嗓子眼了,自己被道衍捯饬的到底像不像,能不能瞒过这个亲生父亲?“你久在边疆,马术应该是好的,怎么摔下来了?摔得要紧吗?”朱元璋问道。朱棣垂手低头答道:“儿子心里难受,有点恍惚才摔落了马。蹭破皮是有的,让父皇担心了,儿子有罪。”朱元璋摇了摇头,叹气道:“孝慈高皇后病逝,朕的心里也难受,但是你为朕为国家镇守北疆,自己也要保重,御医可来瞧了?”朱棣连忙回道:“瞧过了,已经开了药,都是小伤,劳父皇挂心了。”朱元璋点点头,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走到一半,回头说:“朕还有事,回去了。听你的嗓子,像是哭哑了。兄弟里面你一向最是孝顺,朕是知道的,别伤心坏了自己的身体。早点休息吧。”说毕,他便忙忙地去了。朱棣呆呆地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很是感慨。这个靠谋反起家,当了31年孤独的君王,最后操劳而死的皇帝,历史上有着嗜杀的恶名,却原来是这样温和的一个人。读了那么久的史书,还不如今夜这须臾的相见,来的明白,细致。魏元宽的家中,今天突然来了一个和尚。和尚上门应该是来化缘的,可这个和尚却气度不凡,不要一粥一饭一个铜板,指名要见魏元宽。元宽心里想着,自己最近碰到的奇人可真多,先是碰到了一个侠义豪爽的厉怀谨,居然是个饭馆跑堂的,自己和他一见如故,他却在一次郊游之后,就消失了。今天家里又莫名其妙来了个号称是僧录司的和尚,非要见自己。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他决定,就见一见和尚又何妨?出得厅堂,他看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和尚,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茶杯正在品茶。他轻声道:“再下魏元宽,敢问大师您是?”道衍放下手里的茶杯,先是把魏元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微笑着轻声说道:“燕王殿下好眼力!阁下果然仪表堂堂,颇有大将之风!”魏元宽觉得很是奇怪,自己和亲王们并无交往,怎么家里会来了一个燕王的人?他笑道:“大和尚谬赞了。只是下官从未见过燕王殿下,怎么会得到殿下的赞扬?”道衍微笑着看着魏元宽道:“只问阁下,这里说话可方便?”魏元宽一听这话,便站了起来,带着道衍往自己的书房走去,一路走,一路猜,始终想不出自己是怎么认识了燕王。给事中家境并不富裕,没几步,便到了内书房。道衍刚一坐下,也不等魏元宽让茶倒水,开口就说:“贫僧道衍,今天是带着燕王殿下的意思来的。亲王们不方便结交内臣,我和尚总不相干的。场面上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只问阁下一个事情,燕王殿下微服之时,曾经远远见过阁下,他对阁下的人品和武艺赞不绝口。如今孝慈高皇后已经下葬了,各位藩王就要回去,他想知道,你能不能辞了你给事中的职位,随他远赴北疆?”魏元宽意外到了极点。道衍的名字,是最近才被口耳相传的,据说是皇上为了祈福方便,给每位皇子推荐了一个僧录司的和尚,这个道衍,就是被安排给燕王的。听说燕王与之一见如故,常常请教一些佛法上的事情。没想到,这个和尚还管了佛法之外的事。按说内臣结交藩王本是大罪,可自己真真的没有结交。如今燕王殿下竟然派了身边的人来邀请自己,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道衍见他犹豫,又劝道:“阁下在朝中十年有余,却未进一步,实在屈才。燕王镇守北疆多年,先生有的是用武之地啊。”魏元宽拱手道:“道衍师傅,元宽谢过燕王殿下青眼有加,只是再下的父母,妻子俱在京城。突然挂职而去,怕的是有所牵连。”道衍笑道:“先生今日可见你家左侧,停了有三辆大车?”魏元宽回想一会,今早的确看到有不知哪里来的三辆大车停在自己家附近,便点头道:“确实有,那三辆大车是黑色的,车棚结实,用料考究,敢问是哪位大人的?”道衍回答道:“那是燕山中护卫魏元宽接家眷前去北平的车。”魏元宽看着眼前的这个黑衣服的和尚,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燕山中护卫虽然并无品级,可却是燕王的贴身护卫。燕王连见都没有见过自己,就能委以重任?道衍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站起来说道:“您在北平的宅子,燕王殿下已经替您置办好了,前后宽敞,一应俱全。您只管打包了细软,带着家人,尽快前去。前路长着呢,慢慢再回味。”话毕,他放下了随身的包袱,揉揉肩膀又加了一句:“这些个黄白之物,让我这个和尚拿着,真是不妥,这是先生路上所需,阿弥陀佛,我可走了,不要送,不得送,不必送!”魏元宽看着一溜烟走了的道衍,连句慢走都没来得及说。他好奇地走过去,打开道衍留下的包袱,层层细心的包裹之下,居然是整整一包的瓜子金,随手掂量,至少也有个五斤上下。他跌坐在自家的椅子上,半晌说不出话来。等到他的老婆进来叫他吃晚饭,他才清醒过来,一把抓住了老婆的手说:“去喊下人打一壶酒来,今天我要好好喝一壶,晚上把咱们最厚的棉衣翻出来,咱们全家要去北平过年了!”清晨时分的京师城外,朱棣和道衍纵马来到了滚滚长江边。下得马来,朱棣坐在了江边,打开了手边的包袱。包袱里面有一瓶烈酒,一把剔骨尖刀,一丈白绫,一展油灯。还有些小瓶罐和针线。他打着火镰,点燃了油灯,把尖刀在火上两面烤了烤。伸出了左手放在一块突出的礁石上,把刀递给了对面的道衍。道衍拿起了剔骨尖刀,问道:“殿下,决定了?”朱棣拿起烈酒瓶,咬去瓶塞,喝了一大口,先是喷在了左手上,接着自己猛灌了好几口,回答说:“来吧。”道衍手起刀落,刺开了朱棣的左手,朱棣咬着白绫的嘴里发出了一阵呜咽之声。道衍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扒开伤口,不管朱棣已经痛的昏厥过去,硬生生找出了三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来。接着,他又按照朱棣事先说好的,用针线缝好了他的皮肤,撒上最好的金疮药,用白绫给他裹好了。太阳未到日中,朱棣悠悠地醒过来,问道:“拿出来了吗?”道衍点点头,指了指包袱上的三个奇怪的金属体。朱棣皱了皱眉头,仔细看看说:“一个传送仪,一个定位仪,我认识,这第三个,是什么?”这帮老狐狸,这第三个东西一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城门关闭之前,朱棣和道衍赶回了城内,在内宫城墙外,朱棣深埋下了传送仪和自己来时穿的那套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是为了告诉哥哥自己没事。然后,他把沾满鲜血的棉布在自己衣服左袖子上使劲蹭了蹭。这是向老狐狸们宣战,怎样,我挖出了传送仪,你们不服来战!最后,他把定位仪和那个不明物体装在了一个小小的碧玉盒子里,收在了身边。这是他与21世纪最后的牵挂。留个纪念吧。他看了看紫禁城,这个城池是自己老爹建的,这么多年来,一点点在慢慢地增加建筑体量,不管它是华丽也好,还是将来会被朱允炆烧毁掉一部分也好,20年后,就会是自己的了。现在他需要做的只是,等待。回到了北平,他以替孝慈高皇后守孝为名,杜绝了一切宴请,把所有妾室全部迁到了寺庙内,让她们诵经为孝慈高皇后祈福,而对正室徐氏,他也只是每日晨昏问候,这个举动深深感动了父亲,还被褒奖为“仁孝”,令诸皇子学习。其实他心里清楚,夫妻之间的亲密举动,自己是模仿不了的,只有隔开她们让她们遗忘,才是最最安全的。这诵经祈福,一祈就是九年。做燕王朱棣的这些年里,厉怀谨每年都会去掉自己易容上的一些小物件,让自己越来越像自己,终于,在第十五年里,他的容貌,已经完全恢复成了厉怀谨。时间,就是有这种魔力,它让你忘记了原来的那个人,渐渐的接受了现在的这个人。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初十,朱元璋病逝。远在北方的朱棣没有能够见自己的父亲最后一眼。因为他是坐拥重兵的皇叔,京城容不下他,齐泰,黄子澄容不下他,朱允炆更容不下他。他只能在烈烈北风中,向着南方三跪九叩,送别了这位强悍的老人。虽然并无血缘关系,但是在几次远征北元的战役中,这位精力旺盛的老人与他并肩作战,不仅传授了他军事知识,更带给了他不一样的感召力——那是他对大明江山深沉炽热的爱。在朱元璋去世的那个春天里,朱棣明白,现在的紫禁城,离自己只有四年的差距了。五月十六日,正是父亲的头七之日,他在自己的府里为父亲设了灵位,跪在灵前准备守上整整一夜。二更时分,徐氏缓缓的来了,素衣素服簪环尽去,也在旁边跪下了。朱棣见自己的结发妻子也来了,忙叫左右拿个厚一点的棉垫子来,给她垫上。徐氏谢过之后,端端正正跪在了旁边。三更时分,朱棣让左右服侍的人统统都下去睡觉,自己和徐氏留在了殿里。眷眷长风,拂过这个**的灵堂,也没有吹暖朱棣的心。他跪在那里,紧锁眉头,思绪早已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自打孝慈高皇后去世到今日,也有十六年了吧。”徐氏突然低声开头说道。朱棣叹了口气回答:“母后去的早,时光流得快,一晃已经十六年了。”徐氏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夫君,眼神从未有过这般的坚定和不可动摇,她缓缓的,一字一句地说道:“你骗了我整整十六年,我假装被你骗了整整十六年,你什么时候肯和我说一句真话?”朱棣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鞭子,心猛地往下坠了下去。不过,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刚刚从六百年后被传送过来的厉怀谨了,他已经是在这个年代摸爬滚打,在边疆和北元的恶徒战斗了十六年的朱棣。朱元璋何其精明何其厉害的一个人物,他都能应付得如鱼得水,自己的妻子徐氏,他还是有几分胜算的。朱棣扭头看着徐氏,也缓缓的一字一句地回答说:“你今天怎么了?在说什么?”徐氏往铜盆里又加了一大堆纸钱,一边看着火光,一边说:“十六年前,你从京师带着道衍师傅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你了。”徐氏停顿了一下,深情捧起了自己夫君的脸“你以为,只是晨昏问好,我就看不出破绽吗?”朱棣的心中,暗暗腾起了杀意。徐氏捧着他的脸,慢慢地端详着说:“我是魏国公的女儿,我的父亲是中山王,我是将门之女,本可以乘你熟睡一刀结果了你,可是我没有。因为你虽不是他,可你比他温柔千倍细心千倍。”朱棣的脸离徐氏的脸只有半尺的距离,他突然发现自以为了解的这个女人,其实他根本一点不了解。徐氏放下自己的手,凝望着朱元璋的灵位,看了一会会,就在朱棣以为她准备就此打住的时候,徐氏突然低吼道:“老头子没有传位给你,你就打算在这哭吗?我父亲在军中部众何止千万,只要*抬抬手,从北平到京师,多少城池都会为我而开,多少将领都会为我让路,你就不打算把位置从那个小孩那里夺过来吗?”朱棣彻底傻了。历史书上写的那个温柔贤淑,在后宫中写出了《内训》二十篇,又类编古人的嘉言善行,写成《劝善书》的徐皇后,居然在朱元璋死后尸骨未寒的时候,劝自己的老公造反……此时此刻,他心里只有一句名言——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徐氏见他不说话,抓住了他的肩膀,瞪着他又开口道:“从北平到京师,一路上各州府路道,哪些官员守将是我父亲的旧部,我已统统写好,交给了道衍师傅。王爷,我们夫妻一场,也有整整十六年,我助你去京师,你也助我,高炽高煦高燧,你挑一个当作太子吧。”这一番话说完,她又抓了一把纸钱扔进铜盆,丢下了最后一句话:“老头子真不会看人。”起身离去了。这个时候如果可以用表情符号来形容朱棣的心情,那一定是一个掀桌子的小人人,头上画了一行大大的字:这日子没法过了。历史上写到的这些人物,怎么个个都不按剧本走?真正的朱棣十六年前被树干砸死,一代贤后在自己公公灵前逼着丈夫造反,嗜杀的朱元璋却是个温和的人……他默默抓起一大堆纸钱,用力扔到铜盆里面,看着突然高涨的火苗,突兀地站了起来。这反是造定了的!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惊悚恐怖 古装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古装
古装

笑翻你小说阅读网为您推荐经典古装小说,还整理了古装小说排行榜完本,并且提供在线阅读、微信阅读、下载阅读。作为国内知名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 小说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好看的古装小说。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