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美人毒计·绝杀

美人毒计·绝杀

美人毒计·绝杀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9-27 18:14

评语:非常好看的一部小说,剧情很吸引人,没有拼凑拖沓的情节,书中的一些论证相当缜密,可以说简直可以颠覆你的想象,值得大家细细品读。

美人毒计·绝杀是讲述了主角王刚强,郭智之间的故事,故事内容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边缘弱者的无奈挣扎——伤心欲绝的扑火单恋——绝顶聪明的遥控谋杀——黄雀在后的意外结局——

精彩章节

第二天傍晚,叶婉儿打电话给郭小成,说她找到了罗峰购买太平洋鱼竿的发票了,问他有没有空去她家拿。

郭小成说正在外地办事,没办法回去,他问她叫黄俊松去行不行?她犹豫着。郭小成说黄俊松其实是一个大好人,请她不必对他抱有成见。在郭小成的劝说下,她答应让黄俊松去取发票。

黄俊松开车前往金山小区,因为昨天刚刚来过,所以驾轻就熟,一刻钟之后,便到了小区大门口。他下车后,正想打电话给叶婉儿,但见叶婉儿从门卫室里出来,向他走来。

叶婉儿表情淡然,走到他面前,没说什么,把发票递交给黄俊松,转身要走开。

黄俊松叫:“叶姐,请留步。”说着从后车厢里抱出一个长方形的纸箱,放在叶婉儿的脚边,撕开封带,里面露出一尊檀香木弥勒佛,惟妙惟肖的弥勒佛散发出阵阵幽香……

“哦……”叶婉儿小声惊叫一声。她是内行人,一看到弥勒佛就知道价值不菲,包装上注明印度进口。

“喜欢吗?叶姐。”

“当然喜欢,可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笑纳。”

“这……这怎么可以?”

“就算对你给我发票的报答吧。”

“这只是一张毫无用处的废纸……”

“不,对我来说,这张发票价值连城,我诚心诚意回报你,你收下吧。”

叶婉儿被他的真诚打动了,她知道这尊弥勒佛最少两万元以上,她想拒绝,但是黄俊松诚挚地望着她,生怕她会拒收似的,最终她收下了弥勒佛。她想:等以后再回敬他礼物吧。

黄俊松见她收下了弥勒佛,心里自然高兴,他用行动融化了叶婉儿心头的坚冰。

黄俊松目送叶婉儿回到家后,他拿出发票来看:罗峰的太平洋鱼竿是在市区北京路买的,店铺叫“老渔翁”,位于北京路111号,价钱为1300元,日期是2010年9月30日,收银人下面签了一个龙飞凤舞的“李”字。

他走进“老渔翁”时,已经傍晚7点了,店里的伙计正想关门打烊,伙计见有顾客前来,甚是喜欢:“请问老板要买什么渔具?”

“你这里有太平洋鱼竿吗?”

“有啊,我们是太平洋鱼具的代理商。”

“哦,我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了解情况?”

“我是江北分局的协警,希望你能协助我办案,这发票是你们店开的吧?”

“是啊,怎么了?”伙计似乎不把协警放在眼里,口气有些硬。

“你别紧张,我是例行公事,你只要回答我问题就好了。”

“你问吧。”

“你认识发票上的买主罗峰吗?”

“罗峰?不认识,哦,应该说不记得。”

黄俊松拿出罗峰的照片给他看,他看了看说不认识,然后把发票递给另一个伙计说:“张哥,你会不会认识这个人?”

那个叫张哥的伙计看了看说会认识,罗峰是他们店里的常客,平均一年会来他们店里买鱼饵十几次,为人很大方,经常不用他们找钱,说是给伙计小费。所以张哥和别的老伙计对罗峰印象深刻。

他们都知道罗峰意外触电身亡。

黄俊松见张哥比较热情,便问起他来:“张哥,我想向你学习渔具方面的知识,你能教我吗?”

“别客气,应该我叫你大哥才是,你问吧。”张哥才30岁,黄俊松已经40多岁了,他不习惯被比他大的人叫哥。

“好吧,那我就叫你小张吧,这款4.5米鱼竿的钓鱼线应该是多长?”

“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因人因地而异,手竿鱼线长度的选用应该根据垂钓水域、地形、垂钓方式和季节而定。

“一般按以下原则:春秋浅水钓鱼线与鱼竿相等,冬夏深水或者远鱼线长于竿身60厘米到80厘米,居高临下钓鱼线应该与竿身相等,平地上钓鱼线与竿身稍长,水草向下钓鱼线比竿身短30到60厘米,当然,我说的只是理论。”张哥说得十分详细。

黄俊松边听边做记录,他生怕漏掉小张所说的半句话。等小张说完了,他又问:“如果我在秋天用这款鱼竿站在平地的岸边钓鱼,钓鱼线应该多长?”

“一般不会超过4.5米,但这取决于个人的喜好。”

“鱼竿和鱼线的长度相加会不会超过11.5米?”

“应该不会吧,钓鱼线比鱼竿长了不少呢,一般情况下,垂钓者不会用那么长的钓鱼线。”

“罗峰的钓鱼线是在你店里买吗?”

“应该是吧,他喜欢来我店里买东西,因为他经常向我请教钓鱼知识。”

“你在店里干了多久了?你们老板在吗?”

“已经干了十年了,我是老板。”

“你真了不起,这么年青就拥有一家这么好的店。”

“嘿嘿,过奖了。”小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他又说:“我是市垂钓协会的副会长。”

“难怪你的渔具知识这么丰富。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以后我可能还会来打搅你,希望你像今天一样教会我呵。”

“一定一定。”

黄俊松和他热情地握手告别。当他坐到自己的车里时,他感到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兴奋,像个夜行者,在黑暗中摸索了很久,忽然看到一线曙光。

小张的话,似乎证实了罗峰被人谋杀的猜想。

他打电话给郭小成,把消息告诉他,他急着要和郭小成分享成果,但是,郭小成却给他泼水:“别开心得太早,张老板的话模棱两可,没有确定性。”

尽管如此,黄俊松还是很高兴。

郭小成终于有空了,他叫黄俊松到刑警队去接他。郭小成不想开警车去走访,黄俊松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开车向刑警队驶去。

黄俊松自从郭小成答应他秘密调查那天开始,他就没把度假村的生意放在心上,把大部分的工作交给副总吴兴水去做,吴兴水不仅能力很强,还是度假村的股东之一,让黄俊松很放心。

黄俊松接到郭小成后,向韵味公司奔去。韵味公司位于市区黄花路,此路因为附近有一座黄花山而得名。韵味公司位于黄花山脚下,是一栋两层楼别墅式的办公楼,近三十栋这种小别墅散布黄花山脚下,掩藏在翠绿的树木中。林中有许多鹅卵石铺成的曲径,构成一种别样的风景。

别墅占地近200平方,上下两层共400平方。他俩走进韵味公司,一楼是分隔成好几个小办公室的办公区,卢副总的办公室在二楼。二楼只有三间办公室,一间是罗峰的,另两间是两个副总的。但是,因为韵味公司不景气,另一个副总跳槽了,只有卢副总还跟着罗峰干。

卢副总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时尚精致的眼镜,看上去特别斯文,散发出一种学究气。他的眼睛深邃而有神,像老井深不见底,似乎能藏匿很多东西。郭小成觉得他不好对付。

卢副总对他们态度客气而有礼,请他们坐在沙发上,他随之坐下,从茶几的隔层里拿出咖啡泡上两杯,端到他俩面前:“请喝咖啡,两位既然是刑警队的,应该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当然,我们想和你聊一聊罗峰。”

“聊什么呢?”

“随便,只要有关罗峰的事,我们都感兴趣。”

“难道你们对罗总的死抱有疑义?”卢副总稍稍一愣。

“卢副总的思维真敏捷,佩服佩服!听说你和罗峰不仅是好朋友,而且还是好钓友?”

“是啊,我和罗总经常在一起钓鱼,已经有五年了,他的钓鱼技术是我教他的。”

“卢副总,你知道罗峰鱼竿上的钓鱼线多长吗?”

“这我怎么会知道?”卢副总随口说道。

“请你好好想想,这对我们很重要。”郭小成说。询问时,一般是由郭小成说话,黄俊松觉得自己只是协警,对某些人来说,他说话没有威慑力,除非是在郭小成没有想到的事上,他会补充几句。

卢副总做思考状,想了一会儿后,他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罗总的钓鱼线比鱼竿长了不少。”

“大概会长多少呢?”

“嗯,应该长60厘米吧。我没有量过,罗总也没和我说过,不过,罗总喜欢钓鱼线比鱼竿长。”

“会不会比鱼竿长1.5米?”

“不可能吧?长那么多,不方便钓鱼,除非那人有特殊的爱好。”

郭小成想:难道罗峰的钓鱼线真的的被人做了手脚?他想了想问:“罗峰钓到鱼时,是坐在凳子上,还是站起来呢?”

“如果钓到小鱼,应该是坐在钓鱼时的凳子上提竿,钓到大鱼可能会站起来甩竿。当然,不是所有垂钓者都是这样的,有些稳重的垂钓者,他不管钓到那么大的鱼,都始终坐在凳子上。”

“那么罗峰呢?”

“罗总的性格富有激**,钓到比较大的鱼,他会站起来甩竿。钓到越大的鱼,他越会站起来。”卢副总有些迷惑,为什么他们要问这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你能为我们演示一下罗峰钓到大鱼时的动作吗?”

“这……没问题,只是这是室内,很难真实地再现当时的情景。”

“我们去室外演示吧。”

卢副总点点头,他走到橱柜边,拉开橱柜门,从里面取出一把鱼竿,随郭小成和黄俊松走下楼,走到别墅外,来到了一个小湖边。卢副总把伸缩鱼竿一节一节拉长,直到极限,把鱼钩垂钓在湖水中,一遍又一遍地做着重复的动作,说罗峰的钓鱼动作就是这样。

郭小成注意到,卢副总站起来甩竿,或者提竿时,双臂没有完全伸展开,只用双手把鱼竿举到肩头之处,然后把鱼竿放下,这是大部分垂钓者的动作,没什么特殊性。

从动作中可以判断出这样的情况:假如罗峰是站起来提竿的,那么他身高1.78,提竿到肩头只有1.5米左右,加上4.5米的鱼竿和5.1米的长度,那么总共才11.1米。其中还要扣除手的握竿部分20厘米,那么罗峰的身体和鱼竿、钓鱼线的总长度只有10.9米,和测量的11.5米长度还差60厘米,从中可以判断出罗峰的钓鱼线被人接长了。

那么,罗峰真的是被人谋杀的?

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如果罗峰因为钓到一尾大鱼,他竭尽全力把鱼竿提起来往后甩,因此,他的双臂自然伸展到极限,从而弥补了60厘米的长度。如果是这样,罗峰的死就是意外了。

但是,当郭小成把想法说给卢副总听时,被卢副总摇头否定了:“应该不可能,我从没看到罗总那么激动过。”

“好吧,这个问题先说到这里。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假如罗峰不是意外死亡,你认为谁会谋杀他?”

卢副总一怔,愣愣地望着郭小成,说:“不可能,罗总没有得罪过人,怎么会有人谋杀他?”

“我说的是假如。”

“我想不出来。”

“罗峰意外身亡那天,你在哪里?为什么没和罗峰一起去钓鱼?”

“那天我妈妈生病了,我爸爸打电话来,叫我回家看妈妈,所以没和罗总去钓鱼。”

“你家在哪里?”

“长平县。”

“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谢谢你的配合,请不要把我们来调查的事向外声张。你看,我俩是穿便衣来的。”

“好的,我也不想让员工知道有警察找我。”

走出韵味公司后,黄俊松问郭小成对卢副总的看法怎么样?

郭小成说:“卢副总这人高深莫测,特别是他的眼神,好像藏着无限的秘密。不过,他对我们还是比较真诚,他应该说实话了。”

“何以见得?”

“假如他是凶手,他一定会对我们说罗峰的钓鱼线比钓竿长很多,从而让我做出罗峰属意外身亡的判断。”

“也许他欲擒故纵呢?”

“这种可能性很少。我们去一趟长平县吧,也许能证明卢副总是否说谎。”

他们把车开上南江到长平的高速公路,向长平驶去。长平离南江不到100公里,一个多小时后,他们便到了。他俩找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带路,找到卢副总的家。

卢副总家住在县城郊区的镇上,离县城不到5公里。他们走进卢副总的房子,虽然房子从外表看上去很平凡,但宽敞明亮,占地200平方,一共三层楼,还有个近300平方的大院子。院子里种着漂亮的花草、树木、青菜。

院子的门虚掩着,民警轻轻一推就开了,他们走了进去。别墅的门大开着,从里面走出一个年近六旬的大爷。民警热情地和大爷打招呼,大爷正是卢副总的父亲。

卢大爷见来了几个警察,表情有些诧异,但很快镇静下来,招呼他们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坐。郭小成看了看装修华丽的房子想:卢副总怎么这么有钱?

郭小成说:“卢大爷,怎么不见您老伴?”

“哦,她是个病秧子,整天窝在chuang上。”

“大妈得了什么病?”

“慢性肝炎,医生说她不能生气,不能劳累,多吃营养品,没什么大碍。”

“卢龙是您第几个儿子?”

“我就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是老大,已经嫁人了,她为了陪她妈,在我家住着。”正说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少!*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卢大爷嘴巴稍稍一翘,说:“这是我女儿卢英。”

郭小成向她微笑一下,她点点头。顺便坐在边上,开始烧水泡茶,但她的注意力并不在泡茶上,而是在谛听他们的谈话,她生怕她爸爸说错话,让警察抓住把柄。

“听卢龙说,12月15日您老伴生病了,卢龙回家把他妈送去住院是吗?”郭小成问。

“我不知那天是不是12月15日。他早上开车回家后,把他妈送到县医院住院,其实他不用回家也行,只是他妈很想他,我们已经快半年没见过他了,所以,他妈把病情说得重了些,卢龙这才回家。”

说完,卢大爷把病历拿来给郭小成看,郭小成看到卢龙妈妈是12月15日住院的。

“您老伴住院后,卢龙陪了多少天?”

“唉,还能期望他陪多久?他能回家看看,我们就很满意了,吃了午饭他就走了,说要回家和他老总一起去度假村吃饭。”

郭小成和黄俊松互相望了一下,让卢英微微一怔,难道说弟弟从医院走了之后去干坏事了?

郭小成又和卢大爷聊了一会儿,才向他们告辞。

黄俊松说:“卢龙说谎了。”

“是啊,他为什么要说谎呢?”郭小成问。

“也许他心里有鬼!”

“有什么鬼?假如是卢龙干的,他可以在现场和罗峰一起钓鱼,目击罗峰电死的整个过程,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也许他害怕电到他。”

“电到他的几率几乎为零。”

“就怕万一,要不,卢龙怎么会把生病的母亲扔在医院,然后不知去向?我想他可能躲在远处,用望远镜偷偷观看罗峰电死的过程。”

“他为什么要观看?”

“如果能亲眼看见仇恨的人死去,会产生**?,许多案例都这样。”

“我们再去找卢龙。”

坐在卢龙的办公室里,郭小成说他们去他的长平老家证实过了,当天他把他妈送到医院住院后,就不知去向。

“卢副总,你后来了去了什么地方?”

“对不起,这是我的隐私,因为不能告诉你们,我才说谎。”

“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你是个有风度有学养的人,更应该配合我们。”郭小成的话绵里藏针。

“公民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力。”卢龙和他针锋相对。

“如果这样,我们只能用传讯的方式把你请到刑警队去。”

卢副总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他想了想说:“好吧,我说,不过,你们得替我保密隐私。”

“这个没问题,我们有责任为调查对象保密谈话内容。”

“我那天去和王小悦约会了。”

“王小悦是谁?干什么的?”

“我的女朋友。”他没回答第二个问题。

郭小成叫卢副总带路,带路是个借口,他们是为防止卢龙打电话和王小悦串供。

他们一起去见王小悦。卢副总开始并不同意,郭小成说如果这样的话,他谋杀罗峰的嫌疑不可能被排除。卢副总不得不和他们一起去见王小悦。

王小悦住在一栋出租屋里,走进她的房间,郭小成感觉王小悦是个风尘女子。她的衣架上挂着暴露的衣服,放在茶几上的化妆品比较低档。她脸上流露出艳俗的表情,眼里散发着颓废的光,她的气质和卢龙的清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郭小成想:卢龙怎么会和这种女人混在一起?真不可思议。

郭小成叫卢龙先回公司上班,他们坐下问她:“12月15日那天,你是不是和卢龙在一起?”

“哦,是啊,他是经典夜总会的常客。那天他叫我陪他吃饭,然后去经典唱歌,唱完歌之后,我跟他去临江宾馆开房,第二天中午我们才醒来,我看他英俊潇洒又有钱,就把他带回家,准备和他好好培养感情。没想到他没在我家坐一会儿,说公司老总出事了,必须赶回去。当时我还以为他在敷衍我呢,后来才知道他们老总被电死了。”

“你认识罗峰吗?”

“不认识,听卢副总说罗峰包养了一个绝世美女,没有别的女人能打动他,我不信世上还有这种男人。”王小悦撅了一下嘴。

有了王小悦的证词还不够,他们去临江宾馆调看卢龙和王小悦所住楼层的录像,证明那天他俩确实在一起。

这样就基本上排除了卢龙嫌疑。

郭小成常被刑警队的事务缠住,黄俊松没有权力对嫌疑人进行询问,只能从外围调查,他现在把目标锁定在罗峰的商业对手上。

为了搞清这个问题,他走曲线救国之路,常请韵味公司的部门经理们到度假村玩。

经理们一来度假村玩,黄俊松务必请他们喝酒吃饭,其中一个名叫真义明的经理和黄俊松最对劲。

一天,黄俊松单独请他喝酒,黄俊松觉得真义明好像有话要跟他说,所以,他才请真义明喝酒。

坐在温暖的空调房里,吃着山珍海味,喝着美酒佳酿,又被老板敬重,真义明感到十分惬意。酒过三巡,菜品五道,俩人开始称兄道弟,气氛甚是融洽。

黄俊松的酒量比真义明好很多,他见真义明喝得差不多了,便进入核心问题:“真兄,你真把我当兄弟看吗?”

“皇天在上,天地可鉴,我真义明若有一点虚情假意,立即天打雷劈……”

“好了,好了,只要你对我说真话就行了。我问你:罗峰得罪过人没有?”

“没有……”

“真兄,你说话的底气不足,我干了多年的刑警,阅人无数,我觉得你没说真话。”

“这……唉,怎么说呢?有一次我跟罗总去福田市,向天香商行讨要80万货款,这欠款快两年了,天香的老板钱总就是不肯给,我市去福田将近600公里,罗总来来去去十几次,花了不少的钱。

“后来罗总生气了,说再不还钱要把天香商行告上法庭。结果钱总也生气了,说:你敢告我,我就叫人做掉你!结果那天罗总和钱总不欢而散,我和罗总悻悻而归,没想到,罗总半个月之后就被电死了……”

“为什么不早点和我们说?”

“钱总在福田很有势力,他是靠黑道起家的,表面上是开着商行做生意,私底下做着非法的生意,听说还纵容手下的小弟贩毒,这种人我得罪不起。一个星期前,他派两个小弟到公司找我,警告我不许把钱总欠罗总钱的事说出去,要不有我好看的。”真义明摇摇头说。

“这事还有谁知道?”

“应该没人知道。不知为什么,发货员把那本发货单给弄丢了。我猜想可能是钱总叫高手偷走的;或者是他买通发货员,把发货清单给毁了。罗总气得把发货员辞掉了。”

“应该还有别的证据啊,比如欠款单等,要不,你们怎么向钱总要钱?”

“钱总的财务员当时有开一张发票给罗总,但是,罗总现在不在了,不知发票放在什么地方。”

“我打电话给叶婉儿,叫帮忙查查看,也许能找到那张发票。”

真义明说快醉了,要回家,黄俊松看达到目的了,叫保安开车送真义明回家,因为度假村离市区比较远,打的要走不少路,真义明很感动。

黄俊松等真义明走后,打电话给叶婉儿,把事情的经过和她说明,叫她一定要把那张发票找到。又打电话给郭小成,请他想办法找出空档,和他一起去一趟福田市,对钱总进行调查。

郭小成答应他在几天之内找时间去。

第三天,叶婉儿在罗峰的银行保险柜里找到了发票和钱总的欠条。黄俊松十分欣喜,有了这些收据之后,他们便有理由去会会钱总。

那是个阳光明媚温暖如春的冬日,黄俊松带着郭小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福田是本省最北端的一个县级市,市区人口50多万,一到福田街上,他俩觉得比南江冷清多了。

他们在当地民警陪同下,找到了钱总。他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脸上写着黑老大的表情:凶狠、阴险、老道。

这表情是长年累月养成的,无法漂洗。面对三位警察,他不慌不忙,沉着冷静,像对待老熟人客气而随便。

“钱总,你认识罗峰吗?”郭小成问。

“认识啊,老朋友了,可惜是个短命鬼。”

“我们怀疑他是被谋杀的。”

“哦?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凶手真是聪明绝顶啊,敬佩!敬佩!我要是有这么聪明的助手,肯定能在福田呼风唤雨,小孩半夜里听到我名字都不敢哭了。”钱总似乎非常惊讶,说话很露骨,一般人不会在警察面前说这挑衅的话。

黄俊松看他那种横样,真想当面狠狠地揍他一拳头,他很少见到过这种犯罪嫌疑人,但黄俊松忍住了。

郭小成对他的话也很反感,于是不再拐弯抹角:“钱总,根据我们调查,你有谋杀罗峰的动机。”

“动机?什么动机?”

“因为罗峰死后,你欠他的80万元就不用还了。”

“嘿嘿。”他冷笑一下说,“你们站起来往楼下看——”

郭小成和黄俊松不解其意,站起来走到窗口边,往楼下望去,楼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露天停车场,上面停着6台车。

“两位警官,你们看清了吗?6台车中有两台奔驰,一台宝马,一台奥迪Q7,另2台是广本。这些车是我公司的,我是公司的最大股东,这座9层高的写字楼也是我的,价值上千万,你们想想,我会为区区的80万元去谋杀罗峰吗?”钱总用居高临下的神情望着郭小成问。

郭小成说:“有很多人杀人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解恨。”

“解恨?我和罗总没有仇恨。”

“可是有人说你曾经和罗峰吵嘴过,你还说要做了他。”

“我这个人从娘胎里出来就带火,所以脾气很暴躁,我对很多人说过要做掉他的话,如今我活到四十岁了,没有任何法官和警察指控我。难道福田的警察全部被我收买吗?或者他们都是弱智?”

“钱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对我们警察,警察也不是白痴。”

“那么……哦,我知道了,是叶婉儿变着法子请你们两位警察来讨债的,这办法真高明啊,好办好办……”

他边说边按了一下电话,随即走进一个年青的女孩,他对她说:“小蕾,去把支票薄拿来给我。”

女孩旋风般地走出去了,又旋风般地进来,毕恭毕敬地把支票薄放在他的桌子上。钱总打开支票薄,很潇洒地写上80万,并签上自己的名字,盖上印章,递给郭小成:“这下你们应该满意了吧?”

“我们不是来为叶婉儿讨债的……”

“我现在要去上海开会,离飞机起飞只有一小时,剩下的事你们找我的律师谈吧。”他从手包里掏出一张飞机票,在他俩面前晃了晃,又把他律师的名片递给郭小成。

郭小成说:“好吧,今天我们就谈到这儿,也许以后我们还会来找你。”

黄俊松和郭小成走出钱总的办公室之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好像缺氧一样。

黄俊松问郭小成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郭小成说钱总应该不会为那区区的80万杀人,先回南江再说吧。

由于黄俊松只是个协警,许多走访对象不买他的账,他只好像私家侦探那样,在暗中调查。郭小成公务繁忙,他不指望郭小成随叫随到,只在关键时刻请他出马。因此大部分时间都是黄俊松在工作。

他们调查了三个月之后,案子仍然看不到一丝曙光。黄俊松很着急,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连过春节也没得好过,都在外面走访,惹得他老婆王芳芳很生气,说再这样下去就和他离婚。

他知道不对,但他是个急性子,只要心里有事搁着,就无法安宁地过日子。

王芳芳打电话给郭小成,叫他出面劝一劝黄俊松。郭小成答应她做黄俊松的工作。

元宵佳节,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城市的月亮虽然不太明亮,但早早爬上了山头,偷偷地窥视着万丈红尘中的**女女。

郭小成来拜访黄俊松。他说好久没有吃嫂子煮的菜,他嘴馋了。黄俊松不知内情,以为郭小成说真的。

香喷喷的美味佳肴被王芳芳一道一道端上桌子,王芳芳亲手把珍藏了多年的茅台酒打开,让他们哥俩慢慢喝。她陪了一会儿,说吃饱了,便坐到沙发上看韩剧。

酒过一半,郭小成的话慢慢多了。他说:“你还记得1985年西安那两个美国夫妇被杀的案子吗?”

“当然记得,那桩血案震惊全国,公安部副部长亲自飞抵西安督办,但是不知细节,那时我还在部队,你应该在警校读书吧?”

“是啊。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学员个个擦掌磨拳,跃跃欲试。想想当时真是天真啊。”

“当时动用了500多名警力,105名警员直接参战,可惜当时酒店没有录像设备,加上凶手太狡猾,参战刑警花了九个月时间侦察,结果一无所获,只好把专案组撤消,留下天大的遗憾,让中国警察蒙羞。”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年这个案子被侦破了。”

“啊?真的吗?怎么侦破的?”

“《警镜》杂志用了近五万字,对此案进行了详细的报导。当时有个三十岁的刑警叫杜明,他怀疑凶手是林海涛,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干的。

“林海涛是杜明朋友的同事,以前曾经是出色的登山运动员,他能徒手爬上百米的悬崖绝壁。因为经过众多民警的走访调查,当天夜里在九楼值班的两个服务员说绝对没有人进入过美国夫妇房间,除非那个凶手是从窗口进入的。

“但天台的唯一通道被封闭了,不可能有人从天台上用绳子吊下进入房间。美国夫妇住在大秦酒店九楼最里头的9011房,酒店外墙没可供人攀爬水管之类的设施,没有人能从一楼徒手爬上九楼。通过对9011房外墙的勘查,没有留下攀爬的痕迹。

“杜明是个非常执着的刑警,他坚信林海涛是嫌疑人。因为当天凌晨下了一场暴雨,可能把攀爬痕迹给冲洗干净了。当然,有可能凶手戴着特殊手套攀爬进入9011房,凶手本意可能不想杀人,只想偷钱,但凶手不小心吵醒了美国夫妇,所以只能杀人。

“杜明决定用另一种方法对付林海涛,他经常跑到他家去,对他过分热情地嘘寒问暖;如影随形地出现有林海涛的公众场所,用含沙射影的话和眼神暗示他就是凶手,他要让林海涛备受良心的折磨,主动坦白犯罪事实。

“但是,林海涛并不吃他那一套,用鄙视和嘲笑回敬他,这更让杜明确认他就是凶手。如果林海涛不是凶手,他不会用那种眼神和他对峙,而应该耐心地同杜明交流,直到他把自己的嫌疑洗清,因为那个年代的人,对警察是很敬畏的。

“就这样,杜明一直和林海涛对峙着,这一交手就是二十六年,这么多年来,杜明从来没有放弃过,直到今年春天,林海涛生重病躺在chuang上奄奄一息时,他才打电话给杜明,把他杀害美国夫妇的过程告诉他,并把不敢花的1800美钞交给杜明……

“这时林海涛已经六十二岁,杜明也快退休了。”

“杜明太伟大了,实在让人敬佩!林海涛是怎么进入9011房的?”

“像杜明推断的那样,他徒手从一楼爬上九楼,手脚都戴着乳胶手套,这样既能消除痕迹,又不伤手脚,而且防滑。”

“怎么会有这样的高人?”

“当然有,人称他们是‘蛛蜘人’,法国的阿兰·罗伯特曾经徒手爬上埃菲尔铁塔和吉隆坡双子塔。杜明因此荣获公安部颁发的一级英模勋章……如果是你,会用二十六年让一个杀人犯伏法吗?”

“很难啊,人生有几个二十六年啊?”

“有些案子要半辈子,甚至一辈子才能侦破。所以呢,对罗峰的案子你不要太急,要一步步慢慢来,太急了可能‘欲速则不达’。”

郭小成意味深长地望着他,他暗示黄俊松:谋杀罗峰的凶手比林海涛高明多了,不是一时半会能揪出来的,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侦破。

黄俊松明白郭小成苦口婆心的劝说,他决定听从郭小成的,把节奏放慢,特别应该把心理节奏放慢,黄俊松准备打持久战。从那天开始,他晚上能安然入睡,白天能大口吃饭。

黄俊松静下心来,重新对整个案子进行了细致的梳理,他排除了叶婉儿、卢副总和钱总。

他深思很多天后,做出这样的判断:罗峰死后,唯一获益的是冯美月。前些日子因为叶婉儿的误导,他们把冯美月排除嫌疑人之外。

当然,叶婉儿不是故意包庇冯美月,可能是被冯美月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冯美月曾经是个出色的演员,扮演一个衣冠禽兽的角色来迷惑叶婉儿的能力绰绰有余。

黄俊松决定去会会冯美月。他开车向佳人餐厅驶去,到那里后,他留意着四周的环境和地形,这是他当刑警多年养成的习惯。

他觉得这地方是风水宝地,因为附近有棵巨大的榕树,把整块空地遮掩住了。现在要去找这样的场地开餐厅很难,因为城市的扩张把自然生态给毁光了。

他观察了两分钟之后,从容走进佳人餐厅的二楼,找一个靠近最里面的角落坐下。服务员叫他点菜,他点了五道菜和两瓶葡萄酒,叫来服务员顺便把冯美月请来,服务员见他直呼老板娘的名字,不敢怠慢,忙着去叫冯美月。

冯美月着一身白色运动服,还没走近,就看见黄俊松坐在那里。她急忙快步走上来,伸手和黄俊松轻轻一握说:“不知黄总大驾光临,请恕罪,请恕罪……”

“什么大驾啊,我现在是个落魄之人,第一次来你餐厅吃饭,看到你们生意这么好,我生红眼病了。”

“黄总过奖了,我这小餐厅哪能和你那上千亩的度假村相比啊?您在等朋友吗?”

“我孤家寡人。”

“请问可以坐下吗?”

“哦,对不起,我忘了请你坐了,请吧。”

冯美月对他非常客气,但不是商业式的客气,是真诚的。黄俊松一想起她曾经是个演员时,她的真诚在他心里大打折扣。

“黄总是路过吧?”

“是啊,有些事情不明白,我想向你了解。”

“请问吧,我知无不言。”

黄俊松开门见山地说:“我现在是江北刑警队的协警,向你了解情况是我的工作,你不要对我有意见哦。”

“放心吧,我绝对不敢对黄总有意见。”她微笑地望着他说。

黄俊松发觉她的微笑非常迷人,很多男人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甚至为她赴汤蹈火……他突然发觉走神了,赶紧说:“罗峰死后,应该留给你不少财产吧?”

“绝对没有。”

“听说这两层餐厅是罗峰买的。”

“对,是他买来送给我的。”她依然微笑着。

“能让我看看你的房产证吗?”

“当然可以,不过,房产证放在我家里,要不我回家去取?”

“不必了,现在正是食客高峰期,你去照顾生意吧,我明天傍晚再过来。”

“谢谢黄总谅解,不愧是同行啊。”

冯美月陪他喝了一会儿酒后,被熟客叫走了。黄俊松怕开车被交警查出酒精来,只喝小半瓶葡萄酒,然后把酒瓶嘴塞上,保存在柜台,准备等明天再来喝。

第二天,黄俊松下班后,去接郭小成,他们说好一起去佳人餐厅吃饭。郭小成刚好没事,就和黄俊松去了。

郭小成走进佳人餐厅,用鼻子使劲地嗅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黄俊松问他嗅什么?郭小成说你没发觉餐厅里的味道与别处不同?

黄俊松才感觉到一种清新好闻的味道,他想应该是服务员**空气清新剂,他不得不佩服冯美月用心良苦的经营方式。

他们坐在昨天那个位子上,酒菜上来后,冯美月也来了,彬彬有礼的坐在他俩对面,她对郭小成说这餐饭算是她请两位。黄俊松说不需要。冯美月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没再坚持。

冯美月把佳人餐厅的房产证从挎包里掏出来,举案齐眉地把送到黄俊松的手上。黄俊松觉得她的恭敬得有些夸张,郭小成却认为她很有礼貌。

黄俊松看了看她的房产证,是2003年1月4日的,户主名字是冯美月,上面有南江市房产管理局的印章。从纸质和颜色来看,是有些年头了,不像是伪造的。黄俊松把房产证交给郭小成看,郭小成看了一下,点点头。

黄俊松还不放心,说要把房产证复印一份带回去,冯美月说这种小事我叫个工仔去办就行,餐厅不远处有个打印店。

说罢,她轻轻地挥了挥手,立即有个服务员快步走过来,问她有什么吩咐?冯美月轻声细语地对她说几句。服务员说知道了。然后就办事去了。

从冯美月那里拿到房产复印件后,黄俊松把他拿到产房管理局去查,证明那是一本真房产证。黄俊松微微失望,原来他寄望能从冯美月那里找出一条线索,现在这条线索断了。

但黄俊松想不通:为什么冯美月那么有魅力,罗峰一认识她,就把大几十万的房产买来送她?

黄俊松去找韵味公司的法律顾问吴淞,询问吴淞罗峰生前有没有留下遗嘱?吴淞说没有。

吴淞说:“当时我的确有劝罗峰留下遗嘱,罗峰听了有些生气,随后他笑着对我说:‘我身体很棒,立遗嘱干吗?’我说:‘很多财产巨大的人都会立遗嘱的。’他说:‘我只有一个儿子,一个老婆,就算我出意外,我老婆和我儿子是法定的继承人,立遗嘱是多此一举。’我见罗总听不入心,没再劝他。”

“你当时怎么会想到劝罗峰立遗嘱呢?”

“作为律师,又是韵味的法律顾问,这是必须具备的素质。当然,我极力劝罗峰,是担心冯美月会来争财产,而叶婉儿根本不是冯美月的对手,如果冯美月设诡计来争夺财产,叶婉儿必败无疑。”

“比如说……”

“比如说冯美月偷偷背着罗总怀孕,然后生下孩子,通过做亲子鉴定,罗峰肯定要分些财产给她。”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你对冯美月很了解吗?”

“不了解,但是见过好多次,虽然我很想了解她,但是她和我谈话总是点到为止,她表面上似乎天真烂漫,内心却深不可测。可罗峰却看不出这点。”

“你感觉会准吗?”

“我当了二十年律师,阅人无数,看人八九不离十,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啊。”

“如果说罗峰是被人谋杀的,你会认同吗?”

“这不可能!”吴淞脱口而出。

“我觉得有可能。”

“那是我们的角度不同,你是站在被责任方,另外你曾经是位优秀刑警,在刑警的眼中所有人都是嫌疑人。”吴淞说得很坦率。

“我们假设罗峰是他杀,那么,你认为冯美月会是凶手吗?”

“这……我没想过,可不能乱说。”

“我们这是私下讨论,又没别人,怕什么呢?”

“敏思慎言是我们的起码素质。”

“这我知道,我说的是假如。”

“假如罗总是被人谋杀的,冯美月没有杀人动机,她也没那么高的智商,能把一桩谋杀案策划成意外事故,你所说的谋杀,有99.99%的人不同意。”

“但是还有万分之一人认为有可能是谋杀。”

吴淞摇摇头,黄俊松知道自己的想法没有几个人同意,但是,他坚信自己的判断力。

黄俊松和郭小成一起去移动公司,把冯美月近半年来的通话单打印出来,想对她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没想到冯美月的半年来的通话人竟然有411个,这让黄俊松傻了眼,如果一天调查两个关系人,至少要半年多。

黄俊松并不气馁,他把和冯美月多次长时间通话的人找出来,然后进行排列、编号,再一一进行询问。这样查了一个月后,却一无所获。

一天,郭小成来找黄俊松,他说市区的花园街发生了一桩棘手的谋杀案。死者是建设局的副局长,影响很大,市局要加大警力侦察,把他调用到市局去了,杨局叫暂时把秘密调查罗峰一案停下,把所有精力用在花园街谋杀案上。

因此,罗峰的案子他不能再参与了。

这消息让黄俊松气馁,如果没有郭小成,他只能在外围兜圈子,进入不了核心。黄俊松深深叹口气说:“唉,我今后只能孤军奋战了。”

“你不要单独行动,我怕你有危险,最好等我回来再说。每年春天,天气特别潮湿,我办公室的抽屉很紧,拉不动,我把抽屉往里推,然后再拉出来。有时退一步是为了更好地前进。”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事如鲠在喉,十分难受。”

“我也一样,我把我的想法说给杨局听。杨局说罗峰被谋杀的假设不成立,即使成立,侦破这种案子难上加难,需要长时间的等待,也许有那么一天,这个凶手再次作案。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如果那样的话,又在有一个无辜的人死在凶手的手里?”黄俊松不解地看着他。

“没办法,这世界有它的生存法则,我们只能依照游戏规则行事。”

“如果凶手不再行凶杀人,那他不是就要永远逍遥法外?”

“不会的,这个凶手这次得逞之后,他会认为自己杀人手法很高超,我们警察都很低能,不可能一辈子只干一件坏事。当利益和机会到来时,他一定会再次作案,还有可能在作案中得到满足和**?。到那时,我们可以正式立案,投入大量警力,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挖出来,我就不相信全国180万的警察斗不过他。”

郭小成眼里闪着坚毅的光,让黄俊松有了一点慰藉。

黄俊松揣摩着:凶手到底是个怎么的人呢?竟然能让这两个警界精英兜了四个多月圈子,又回到原地,甚至快要放弃……莫非他不是人,是神仙?不,是魔鬼!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惊悚恐怖 都市异能 言情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言情
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